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鸦涂罢任浏览

“乘兴轻舟无远近,旅梦渐逐杜鹃飞”一尘屐痕,一缕悟兴,信笔抹来也是定格的人生断片

 
 
 

日志

 
 

远航难忘一帆风  

2017-05-13 20:46:02|  分类: 自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月浓淡也是诗》(三六) 

 
        远航难忘一帆风 - 晓月 - 寒鸦涂罢任浏览

 

生活里的有些事往往比小说编造的故事都离奇,一次不可思议的男女邂逅便足以说明此话非虚。

这是武昌开往深圳的一趟全列软卧直达特快列车,车次Z23,不但票价较贵,对持铁路免票乘坐的对象也有严格限制。因此,他们俩原本都没有计划选择它。

她——一个重手术后处于养病阶段的武汉某中学老师,为了和在广东工作的丈夫会合,然后携手去三亚旅游看海,决定购买3月15日晚往穗的硬卧票。不巧的是,代售点的售票员噼里啪啦敲了一阵键盘后告诉说:“不好意思,15日的硬卧票没了,晚一天16日的T95次硬卧有,要吗?”“那还能怎么着?只能买呗!”于是,她只能把出行日子往后延迟了一日。

他——一个伴随火车轮子几乎走遍全国的老铁路作家,因为武汉铁路局的一个女作家求助,不得不放下手中的编务工作匆匆来去一番:女作家从开发商手中转买了位于襄阳的一所别墅,可是由于开发商与原房地产公司发生了尖锐矛盾,导致转买过来的房子得不到房地产公司认可,于是有了无法办理房产证之虞……巧的是,这房地产公司老板刚好是他的同学,女作家也刚好不久前认识了他,因为不久前他刚好为《中国铁路文艺》杂志组织了一场创作笔会,女作家受邀参加了,并且刚好和他认了老乡……于是,他为了成人之美专程回了一趟武汉,又出于体己度人而完事即归。3月16日斡旋事毕,便直接往武昌火车站取了当晚南归的T119次硬卧票号。

按常理,这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不同车次旅客,可是却在这Z23的同一个软卧包房里不期而遇了,造成的原因简直是匪夷所思:她被车站检票员告知——所持的T95次硬卧车票是15日的,所以已经过期20来个小时了!这告知让她有点懵:代售点不是说没有15日的硬卧了吗?不是说只有晚一天16日的T95次硬卧吗?今天不是16日吗?怎么就过期了呢……再看看车票,嘿,红纸黑字真的写着3月15日!也就是昨天的票……我的天,这真让人怒发冲冠,可是此时此刻却没地方发泄——明明自己就是要购买15日的硬卧,可是那售票员却说没有而劝她改买晚一天的票,为此她还不得不通知老公修改了去三亚的日程计划。可是,可是……悄悄卖给自己的居然就是15日的硬卧票!到底是什么原因不知道,反正是售票员没有说,她也没有看,直到要上车了这才深切理会什么叫眼见为实的重要意义了!说什么都没用,只好赶紧买了马上要开的Z23次软卧上路。

他遭遇的乌龙历程更接近荒唐,说是铁路客运计划运作史上的破天荒都不为过:铁路免票硬卧票是武昌火车站党委书记亲自批准的,女作家亲自陪他到客运计划室领取的,时间就在16日下午,距离开车的时间不过几小时而已!然而当他上车更换了T119次08车02号下铺的票牌刚刚躺下时,一个上车旅客径自走过来赶他让位了——因为该旅客手持着同位置的硬卧票。怎么回事?一个位置怎么会出现两个使用者?他正感觉莫名其妙,车长及时赶过来说明刚发现的原委了:他领取的票号原来是3月15日的,与持3月16日硬卧票的旅客自然发生重叠了,所以理当让位走人!什么话?几小时前才到客运计划室领取的票号居然是头一天日期的?还会有这等事?他夺过票牌换回的票号一看:果然就是15日的T119次08车02号下铺……也就在此时,站台广播里及时传来了即将要开车的消息,他什么牢骚都来不及发就狼狈逃下了车……武昌火车站客运计划室工作人员发现自己酿造的离谱错误之后,马上诺诺连声更换车次票号,虽然紧跟其后发车的Z23是全列软卧,按正常规定是不能给手持硬座免票的他无偿享用的,但此时也不一味拘泥规定了。由是,两个都因车票过期差错的人进入了同一趟车的同一个软卧包房。

有趣的是,这故事至此还远远没有结束,仿佛缘分天定一样接着延续了下去,不仅两个萍水相逢者成了忘年交朋友,带挈两个家庭的诸多成员也亲热了起来……自此,年年清明节他和老伴回故乡扫墓抑或往北京看女儿途径武汉时,都会借居她家数日,因为相处惬意轻松。而她家有什么事需要商酌对策时,也一定会询问他和老伴的看法意见,因为相信真诚实在。甚至在文学欣赏、生活喜好、处事态度等等方面,大家都出奇地理悟相通。

我的生涯经历了太多颠簸起始,仅仅顶职进入铁路工作后都收过不下于十余个职务变更的任命,最后还因为解决不了户口迁移广州的原因,成为工作单位在广州铁路分局机关而实际上借辖下韶关办事处房子办公的孤家寡人。这种工作生活环境带来的一个最大特点便是:基本上难以建立相濡以沫的群体关系——概念上与许多单位职工都可以称谓同事,实际上大家都素昧平生,根本没什么契机和理由熟络、热情起来……成为志同道合的“朋友”当然更没有什么可能了!

因此,我的“朋友”大抵都是有着相同文学爱好的惺惺相惜者:或者是读其文知其名而后相识的仰慕及被仰慕对象,或者是同时参入了某组织活动的气味相投分子,或者一见如故引以为朋的投缘人……我说的这“朋友”与一般的“熟人”关系存在径庭的分野,一个最突出的区别点就是,我在陷入某种困难境地时,得知信息的好“朋友”不乏倾力相助者,冷眼旁观的基本不在范畴之间。正如“朋友”一旦遭遇窘迫时,我会全力以赴提供帮助一样!

上面记述的,就是我和一个朋友之间的起始故事。

人生一世,少不了工作生活上的许多社会交往,不鲜见的是:一起工作数年数十年的芸芸同事,一起生活数年数十年的隔壁邻居,到最后也都不过只是一个“熟人”,始终难以进化为酒逢千杯少的知交;而本来一个无关、无识、无所了解的陌路人,只因了偶然的相遇接触,就“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熔铸成一对可以推心置腹的知心朋友。

这现象似乎说明如此一个道理:时间、空间上的便利其实并非好朋友关系建立发展的决定性因素,两人价值观、喜恶感之类的脾性相投才是最重要的!有了磁力般的交往感应,彼此间信任和尊重增加,也就愿意为之不吝付出了……

看过本书前面章节的朋友或许会有印象,我和父亲都曾为乡下一住二十年的破漏房子忧心如焚,为其盖上瓦的沧桑可谓是一样苦心两样结局,对照起来真的让人唏嘘:每年只给我和哥哥两家各五元钱零花钱的父母亲,却舍得把全家一年分红的总收入100多元都给了一个相邻生产队的熟人,且不仅一给十年都不讨不催还,见面还不忘点头致以谄媚的笑容……父亲的心里话是这样说的:“虽然人家没有应允一定帮我们家买到瓦,可是也没有把钱退给我们不收,这说明人家还是给了面子的,钱放在他那里多少还有点希望,拿回来了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意思就是说,尽管什么把握都没有,还是愿意赌博一样把身家性命都压给这个邻队熟人,多少换回一点寄托安慰,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只是可叹得很,从原本父母加我、哥哥、妹妹、弟弟两代6口人居住的家裂变成为我和哥哥、妹妹分别都有了数个儿女的家后,那熟人邻居答应帮助购买的瓦都没有姗姗到来……正如我在前面章节说过的,“情况发生根本改变始于1978年,始于我的小学同学韩玉芝的热心帮助。”当然,此时这小学同学早已长大成家有儿有女了,关系自是有别于原来的概念,升格为互有好感的异性朋友了!

一个偶遇的老熟人告诉我,外嫁到武汉市郊的她到了一家砖瓦厂工作,还特地留下了联系地址。我不觉心头一动,立刻滋生了和父亲一样的“死马当做活马医”念头。回家即给数年不曾谋面的她寄去了一封信,内容可想而知。大约三、四天后,一封回信让我相信自己找的朋友果然比父亲找的熟人要靠谱得多!没有任何困难表示和推诿言辞,只有笃实清晰的两点要求:说清楚到底需要多少瓦和准备好买瓦的钱!

我一时有些不敢相信这信中的内容,真的只要报一个需要数字和准备好钱就万事大吉了吗?多少年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事就这样说解决就可以解决吗?这和天上突然掉馅饼砸在脑袋上有什么两样?对于一个活了差不多三十年却从未体验过什么运气的本人来说,这实在有些出乎意料!

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解决程序竟更加出乎意料:大约十来天后的一个周末晚上,一辆解放牌卡车碾着乌漆墨黑的夜色停靠在了我们房子的后面,接着便释放出叫我名字的女高音……我闻声狐疑满腹地开门而出,立在黑暗里大叫的韩同学立刻快步走过来说:“肖强虎,我叫老公开车帮你把瓦给送回来了,赶快找人从车上卸下来吧!”“什么?瓦都帮我送来了?我还没有把钱准备齐寄给你啊……”“没关系,凑齐了再寄给我就是了!”……

她完全本色的行为方式,让我第一次深切理喻了 “为朋友两肋插刀”一词的实际意义,理喻了熟人不等于朋友的道理……幸运的是,如她这样的好朋友我身边居然绝无仅有!

我在儿子参加工作的当年在广州置买了一套经济适用房,帮我创造这个机会的人常称是我的“文友”,但我却只是心里尊他为老师而行为上不敢僭越,因为后来的许多年里他都是我工作单位的高层领导。理智告诉我,悬殊的地位差是朋友关系不可逾越的鸿沟,所以还是应该头脑清楚而别自以为是!那么,下面要说的就只能是这个房子牵出的另一个朋友故事了!

和当年买瓦的需要一样,筹钱自然是第一至关紧要的步骤,可是这钱说筹就能筹得到的么?刚刚送三个孩子读完大学和研究生,攥在手心里捏出水的剩余血汗钱怎么凑也难以凑上十来万。两个女儿虽然参加了工作,但也只是初入职场,何况还都处于供楼起始状态。至于手足亲戚之间,几乎一个比一个更缺乏积蓄,找他们大额挪借类似缘木求鱼……而这经济适用房却是需要全款一次付清的:户型自80多平米至120多平米,每平米3000多元,再不济也需要一气甩出二十几万才能问津!

“怎么办?”我有些一筹莫展了:“机会真好,银子难筹。”大女儿闻之特地电话安慰我:“老爸,您已为我们三姊妹操心大半辈子了,不需要再勉为其难做力所不及的事了,放弃买房子的念头吧!尽管这一次优惠机会实在难得。”

“不,这么好的机会岂能放弃?儿子都已经分配在广州工作了,那里的经济适用房一定要买,而且要买最大的户型,就是120多平米的!”她闻讯给出了不一样的表态:“你尽力凑吧,能凑多少是多少,剩下的我帮你想办法!我可以把以前购买的国家债卷或者房产证拿去银行抵押,帮你贷齐所差的款!”

就是说,又一个对我来说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难关,在又一个异性朋友的挺身相助下,又一次波澜不惊地轻易化解……让我从此名义上在广州有了一套120多平米的房子,从此不再感叹“省城房贵,居大不易”了!

一次又一次的化难为易,有如一楫小舟遭遇逆流大潮无可奈何之际,神助一股顺风鼓满船帆,于是破浪前行一样……它的每每适时出现,是否从某个方面其实检验了我为人处世的认同度?

人一辈子的数十个春秋里总会有意无意接触认识许多人,但绝大部分都只会成为匆匆过客,心声相应的同行挚友决不是自己想要便能得到的,它是岁月千淘万滤后的沉淀,是需要人品魅力去凝聚的!

我和朋友之间基本上不存在吃喝嫖赌方面的亲密,这或许与我自幼便排斥抽烟、喝酒等行为有关;也不存在投入产出方面的买卖性营生,这同样和我不会做交易有关。心里信任和喜欢的人遭厄自然鼎力相助,个性让我不会犹疑……数十年下来,经本人辅导、指点、推荐的文学爱好者及其文学作品虽不敢说桃李一方,至少也有小那么一群,至今游弋在省市、铁路文坛上的佼佼者还屡见不鲜……我一概等同视之,无一例外引为文友,绝不会像《打渔杀家》里的教师爷那样自我感觉良好。两个得到本人帮助的同部门文友后来仕途不错,乌纱翅子的档次已非我当年的顶戴可比,至今一仍视我如师如友、不忘邀我参加一些铁路或者省里的文学活动;一早从记忆里删除了我的尊容,无缘无故变成了不相逢也不相识的天涯陌路,我也一以待之,打心里同样关切如故……在下以为,可以给朋友以帮助其实是自己的能力的一种展现,是有益无害的,所以值得去做。至于人家怎么感受或者是否投桃报李,就完全不是自己的事了,根本也没有必要去管它!

不过,对于曾无私帮助过我的人,感恩情结必然会伴随我的终身,这也是性格良心使然,按理说这不算双重人格表现吧?我初入路时的顶头上司便是我三十年一日不忘探望的老人,也是我每年春节、中秋节时登门拜年拜节的唯一!当年的一个农民刘姥姥一样来到铁路火车站历练稀奇,他不仅打心里都没有一点儿歧视,反而给与了竭尽所能的照顾……如此的老天眷顾,岂能时过境迁便雨打风吹去?当然不能!

回眸来路,她、她、他、他们都曾无私无欲地为我的舟行助推了一帆风,于是才有了今天的惬意登岸!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我在为人处世上还算过得去,起码没有德行上的大亏不堪,这是值得欣慰的!

一个来自肇庆的文友告诉我,曾在铁道部某部门当部长的大咖对我有过如此评价:“肖强虎是个很值得交的朋友!”

此说法虽来自个人之口,却是官方身份的人啊,是否可以视作盖棺认定说?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