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鸦涂罢任浏览

“乘兴轻舟无远近,旅梦渐逐杜鹃飞”一尘屐痕,一缕悟兴,信笔抹来也是定格的人生断片

 
 
 

日志

 
 

我辈本是蓬蒿人  

2017-11-13 09:44:52|  分类: 自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月浓淡也是诗》(三九)

我辈本是蓬蒿人 - 晓月 - 寒鸦涂罢任浏览

 

       我比左拉伟大多了!申明一下,说这话的时候我的体温准确无误摄氏三十七度,大脑思维绝对没有出现短路问题,也不存在精神分裂和幻觉现象!

因此,如果有人对在下的说法心中不服并且产生深入考证的念头,宰相肚里能撑船的我是能够做到从善如流主动配合的。俗话说“真金不怕火炼”,相信历史材料是铁证如山不可动摇的——左拉同志的人生理想不过就是三项内容:“生个孩子,种棵树,写本书。”不是吹,我这辈子完成的数目全都大大超过了这个指标!

首先谈种树吧,我曾经创造的业绩决不是十以内数目字可以统计的!在故乡修补地球的二十余个春发绿绽时节,我从来都不忘“日趁微雨插杨柳”,从而在房屋周围打造出了一幅“屋头幽鸟鸣相和”的景色。那时候,“学大寨”的明确旨意是集体所有的才是社会主义植物,农民自然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坚持走资本主义道路,但我还是在晨出昏归的农田劳作之外,陆续栽种了一个生产队三十分之一以上的私有化树木:房子的四周都悄然被桃树、杉树、杨树、椿树、桑树等等掩映了起来,不仅春日融融时桃红柳绿悦眼得很,而且潜在创造了一定程度的经济价值。当1983年我家迁粤房子转让的时候,买主仅仅伐卖了我家房屋四周的十来棵成材树木便偿付了我的房价……不言而喻,这种连续种植几十棵树和栽一棵树于性质上是大相径庭的,因为那不同种类矗立物所需要的不仅仅是数量叠加的汗水浇灌!

其次,我不仅和太太生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而且每一个从硬件到软件都称得上一流配置,决不是一个合格便能够充分囊括的,这也远远超过了老左兄拟定的生儿育女指标。想想看,他那区区一个孩子和咱差不多半个班编制的队伍比起来,从哺养、教育直至管理、指导上的付出能是同一级别吗?俗话说得好:“龙生九子,九子九个样”,意思是说一旦有了不止一个后代,他们就不仅仅模样儿会天差地远:有象龙的,也有象虎、狮的,还有象螺蚌、鱼、龟的,那性情更有可能五花八门:有喜音乐而蹲立琴头者,有喜厮杀而刻镂剑柄者,有伸正义而置身牢门者,有喜烟雾而倚足香炉者,有贪吃喝而投靠鼎器者,有佑百姓而衔门守夜者,有负石碑而护运吉祥者,有驱邪气而伫立屋脊者,还有招财宝而巡镇宅院者……咱依照三个孩子不同的秉性喜好育其成为研究员、编审、医师……可以并不比自己当作家更轻而易举!对此,在下至今仍然认为:“一个人的家长当得如何,应该说是最能体现其综合素质的。因为每个人有了子女后都无一例外成为了父母,关心培养孩子成长也都无一例外尽心尽力,所以孩子发展成为什么模样,与父母的所有付出是息息相关的!这和当官发财的成功不一样,那玩意掺和着太多的偶然因素和背景条件!”

最后,写书的事我就不必和他斤斤计较较一争高下了!这是因为:首先,这位左老兄堂堂七尺男子说话不算数,明明表态说写一本书,结果是一提笔就不可收,拼其一生完成了数十部长篇巨著,而且所有作品体裁单调划一,基本上都是小说。这是什么行为?脱不了沽名牟利之嫌!可以想见,那一天到晚扑在桌子上爬格子的日子肯定过得不大轻松,我当然没有必要仿效!咱和他不一样,咱是共产党领导下的铁路职工,为社会主义大厦添砖加瓦才是本职义务和稻粱谋之根本,纸上涂鸦只能是业余生活的一部分,因为那养活不了一家三代五六口人,所以在文字数量上与之攀比就很不理智……另外,咱本质上不善于编造日哄人的故事,主观上也不怎么想往那方面处心积虑摸索尝试,所以别说一部长篇小说都没有写,连中篇、短篇小说都没有怎么涉足,咱写的文字全部清清白白“质本洁来还洁去”,乃实实在在的“感吾生之行休”,六七本报告文学、百十篇散文游记而已!就这样,也远远超逾了那一本书的初衷不是?

当然咯,如果说到书的影响力问题还是他老左略胜一筹,中外文学界的评价也似乎高一些,但这也不好相比的,谁叫咱们写的是不同体裁文字呢?更重要的是,在下一没赶上19世纪后半期自然主义文学漫卷世界的文化浪潮,二又蹉跎了20世纪下半页中国文学创作崛起的成名成家机会,你能说这就不是一个客观原因?

客观地说,撇开可读性、价值性不理会,翻阅者如果保证不持吹毛求疵的态度,会发现咱写的东西虽算不上字字珠玑,却也称得无一事没有由来、无一字没有出处!起码也相当于野史一样阶段性记录了人生社会的点点滴滴……不算斗胆地表一句:“万事反复何所无”的沧海桑田以后,说不定某后世学者动了去伪存真念头考证今日历史,于中发掘瑰宝捧来研究佐证亦未可知……

拉扯到这里,看官中的高人有可能悟出来了一点名堂:这蓬蒿之人就是蓬蒿之人,典型的特点就是全没有一点儿绅士精英们的若谷虚怀和恰如其分,言行表现除了胆魄勇气外,更不乏者便是敢于对着镜子作揖的素质修为,不怎么去管因此引发的群众反应将是喷饭还是睥睨,也不理会留存于世的将是笑资还是讽谈?

其实,这是不能怨咱的!糊糊涂涂降生于一个险厄丛生的环境,颠颠簸簸挣扎出一路风霜雪雨的淬炼,终于颤颤巍巍泅爬上一弯风清浪静的岸滩,还不许回顾自得一下下么?

这也就和孤零零欣赏远落入海的晚霞一样,只是独自留恋心里那一丝丝自以为的美丽罢了!越是平常最亲近的人,越不可能和自己滋生出同样的感觉!

在孩子们的认知里,父辈的人生历程和他们以后要展开的历程不存在因果联系,所以不会跟着一起去感觉!过去的云烟就让它随风过去好了!

于是,咱栽的树连同“汗珠和下土”的故乡画面早因了岁月磨蚀消逝得干干净净,工作之余挑灯积累的数十万铅印文字更是落入了无人愿意翻看的尘封之中,即便是一以伴其孩子成长的哺养、教育、管理、指导之类,也大体上随雨打风吹的日子飘然而去……就算偶尔还有一点点残存没有从记忆里删尽,可能也就是唠唠叨叨或者煞风景的画面居多,笼而统之也可能和千家万户的家长模式相差无二,对他们来说基本上属于并不美妙的过往,所以大多不会再有回眸体味的兴致。他们不了解也不会有兴趣了解,每一个不同家长其实都是孩子不一样目标的引路人,一路披荆斩棘的鞭策引行对他们也是一种幸运的成长际遇!

这一在他们来说并非刻意的行为,有些类似另一个匪夷所思的现象——大作家的后代往往较少成为大作家、名教授的家里并不多见名家遗传……不但自然继承的优势几乎不存在,反而因太近距离导致的远离效应十分明显!子女和父母白天一起吃喝拉撒,晚上一屋嬉乐卧憩,交流无阻碍,言谈无忌讳……浸淫在这得天独厚的环境里,天大学问和卓越业绩都见怪不怪,甚至只要愿意便能触手可及,可是由此而生的副作用却是:面对高山不仰止也不产生攀越的冲动!

 “我行我素,不信教条”往往成为年轻一代的思想支撑,他们相信依靠自己的智慧和摸索,另辟的蹊径说不定是更佳选择。“人生一世无返场,各领风骚数十年”,于是一个坚挺的理由被祭了出来:时代不同了,代际之间有鸿沟,老人们已经过时的育儿经验当然要被取代了!

媒体舆论从来都是赶潮流的,不约而同地站在了年青一代的那一边,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将这似是而非的说法倒腾成了“真理”,不欣然接受者一概被归档“守旧”“僵化”的落伍者群。其实,只要琢磨一下就会有疑问:这时代不同了就一定会产生代际鸿沟吗?人一老了就连育儿经验都过时吗?一代接一代的孩子到底有什么大不同的成长变化要求呢……

子女和我们读的书基本上大同小异:有传统、有科学、有孔孟百家、有外来文化……生活的环境基本上没有两样:吃喝拉撒睡都在大一统的中华大地上。接触的人和事更是息息相关,基本上不存在格格不入的差别……就算年代进步衍生了许多新东西和新知识,在下也一样没拉有所涉足。由于工作职业的需要,对一些顺应时代而生的新观点新思维甚至更加了如指掌、知其然并知其所以然,那鸿沟到底是什么时候形成的呢?

有文化的人们大都知道衣锦还乡这一成语的来由,而且有着对制造者行为一边倒的贬损取向,甚至对楚人的乡土情结也有了牵而连之的揶揄!身为楚地蓬蒿的我不了解其它地域百姓是否同样存在这情结,因为至今为止没有读过专家学者这方面的严格考证,可心底里颇不以为然这揶揄者的以为:对其嗤之以鼻并非就肯定是一种更高的思想境界!究根探底起来,它孳生的文化基础其实并不比讥讽者的理论依据有何低下!

翻开儒家经典《礼记·大学》,一定无法不注视这一段哲论:“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千百年来,正人君子以此勉励自己:先端正思想认识,然后自我修养完善,然后整顿家庭秩序,然后治国安邦发展,然后平定四海天下,文死谏武死战居庙堂忧其民处江湖忧其君,从而达致立身、立德、立功、立言的完满境界……由于这一理论思想的巨大鼓舞作用,奠定了古往今来芸芸国人的处世根本。同样出自这一不了情结,国人在为殷殷美好的思想、愿望、作为、成果等等付诸努力之后,也都不约而同不同程度地萌发了留名青史、以继后人的期望。在大多数人的冥冥思维深处,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叱咤风云的生命之光无论有过多么炫目灿烂的呈现,毕竟于宇宙长河中不过倏忽一瞬而已。而要想曾经的绚丽不至于不着痕迹地给无尽岁月雨打风吹去,存留在代复一代的记忆之中自是最美好最令人向往实现的归宿:因为生命的意义不仅是物质的,更是精神的,只要一个姓名一直没有被历史的尘土淹没,没有被人们的记忆遗忘,那他就没有真正死亡,而依然是一种受景仰的鲜活!可是,冀望国家皇皇青史承载这一切是无异于缘木求鱼的,因为那篇幅无论如何浩瀚,也是不可能为一般呕心沥血家国事者耗费笔墨的!既如此,还能不准人家产生衣锦还乡的精神寄托和留名绵延的选择方式吗?

乡间百姓的价值评判与张扬流传方式是与官家大相径庭的,它不形诸文字,不谥号避讳,不为传、纪、本家区分煞费心机,一成不变地口口相传并且子孙接力不懈!视一人辉煌为一族之辉煌,树一人修为为一域之修为,不仅真心诚意为之欣喜推崇,且孜孜不倦励语儿女学习……尤其让归者感觉良好的是,那情意的的确确就是与其它地方不完全一样:比如说吧,倘有多事者在此提出评价我与左拉老兄到底谁伟大谁渺小之类的问题,可以肯定基本上没有人主观上胳膊肘往外拐,更不会有人为较真高下而处心积虑搜集扬他抑我的证据材料!

因此,告老还乡自然成为形形色色打拼世界者最后的归宿选择,尤其是厌倦了纷扰尘世里不得不以假面待人处事的爷们,叶落归根更是简单易行、返璞归真的自我完善道路!故土虽土、虽穷、虽无都市的花团锦绣,却能给惮精成业老将归的生涯一襟包容、一评公允、一感安逸、一脉发乎心挚乎情的传说……想想看,舍此还有更适宜的去处么?

 “结庐弃城市,归田对耕织 ”、“朝撷菜花露,夕听蝉鸠吟”,锄耘一块父母魂灵根植的泥土,豢养一群咯咯喔喔合唱的鸡鸭,享受一片菜绿花红蓬勃的生机,咀嚼一缕野逸烟霞流淌的惬意……化生命之始的无知、无欲为涅槃圆寂的无知、无欲,离纷扰尘世的扭曲异态回归清静无为的本来常态……

可叹的是,就这一无山重水隔障碍二无小人作祟破坏的事情竟也不是蓬蒿之人想实现便能实现得了的,一座火力发电厂导致的村民流亡潮,让“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的愿景忽然缥缈起来,故乡已逐日成为“枯池草蔓荒凉院,废圃花落寂寞家”模样了!

更釜底抽薪的是,子女的一道口谕便政策性地将之归入了奢望梦想,他们有了自己的子女,于是需要子女已经长大的老人重新担负起哺育新生代的工作,当然其中的教育、管理、指导模式内容还得遵从他们的意思。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还是一项比较光荣的委任,因为其间充满了相当大的信任!老一辈的思想、知识、能力、经验等等似乎都可以被忽略甚至抛弃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但是,“忠诚”和“孝顺”却不能不被珍视和物尽其用!尤其这“忠诚”是对晚辈绝对心甘情愿肝脑涂地的“死忠”,“孝顺”是对子孙绝对宠辱皆忘曲意逢迎的“真孝”,这是搜遍任何保姆市场都不可能寻觅得到替代的!

因此,我终于可以有理由有自信地释怀了,“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被子女家庭的召回启用体现了咱并非一无是处,更积极一点的肯定是无可取代,因为咱在新岗位上的安全服务自觉发挥了极致的主观能动性,这是他们不管赚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谁说咱蓬蒿一辈子庸庸碌碌无所作为?谁说咱老了就没有什么经济价值体现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