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鸦涂罢任浏览

“乘兴轻舟无远近,旅梦渐逐杜鹃飞”一尘屐痕,一缕悟兴,信笔抹来也是定格的人生断片

 
 
 

日志

 
 

日落残垣草木深  

2016-03-09 08:37:37|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落残垣草木深 - 晓月 - 寒鸦涂罢任浏览

 一只小鸟嘴衔着一粒树种掠飞过一片荒凉破败的城垣……这地方落寞得不可思议,约45平方公里的丛林之中环抱着大大小小600余座精美绝伦的石砌建筑,却死寂得连一丝人声犬吠都听不见。

忽然,一阵狂风逆面袭来,乌云和骤雨也借势而至,受惊的小鸟“啊”地叫了一声连忙调整飞行姿势,可那准备带回家喂养雏儿的树种却脱口而出,飘飘扬扬地坠落在了一片恢弘佛塔的石缝之中……任谁也想不到,一颗种子如此不期然的发芽、扎根、生长、繁衍……竟导致这一方水土发生了沧海桑田的变化。

公元1861年,一个名叫穆奥的法国博物学家从中国南海出发,经湄公河、洞里萨湖来到了这个名叫吴哥的地方。400余载的春风秋雨日沐月浴,已将此处孕育成了一派莽苍葳蕤的原始森林,可是他依然认定这参天绿盖中一定深藏着一个庞大的古建筑群,依据便是一本译自中国的《真腊风土记》:“州城周围可二十里,有五门,门各两重……城之外巨濠,濠之外皆通衢大桥。桥之两傍各有石神五十四枚,如石将军之状,甚巨而狞。五门皆相似。桥之阑皆石为之,凿为蛇形,蛇皆九头,五十四神皆以手拔蛇,有不容其走逸之势。其城甚方整,四方各有石塔一座……国宫及官舎府第皆面东……黄色桥柱甚巨,皆雕画佛形。屋头壮观,修廊复道,突兀参差,稍有规模……”他坚信,中国元代人周达观的这本著作,所言绝非虚构。因为这位浙江温州人当年身为元成宗招谕使团成员,不但自1295至1297三年里往返于时称真腊王朝的这一臣藩国,而且详尽调查了解了该国的政治、经济、宗教、文化、社会、风俗等等,返归后呈交御览的洋洋8500言共四十章节的惟妙惟肖描绘,无不渗透着真切的亲历感受。

果然,在几位当地雇用居民的披荆斩棘刀砍斧斫协助下,一个沉睡了数世纪的吴哥文明到底被他在树木、藤蔓、泥土和苔藓的掩盖下寻找到了:刻着精美图案的大量石柱、石块、塔群、雕像、寺庙多达数百处,仿佛星缀银河一样铺排在方圆约50平方公里的绿荫丛中。尤那吴哥王城(大吴哥)和吴哥窟(小吴哥),虽然都几成废墟或台坍塔倾、损毁严重,其本身的恢弘气度和艺术内涵仍然发散着撼人心魄的冲击力!

吴哥窟大致完好地保持着三个外大内小、下大上小长方形回廊堆叠的须弥座,各代表国王婆罗门月亮毗湿奴神。中心矗立五座莲花圣塔,象征印度教里的须弥山。回廊的石壁上,依然清晰浮雕着八幅高二米余、长近百米的梵文史诗《罗摩衍那》《摩诃婆罗多》故事及一些吴哥王朝的历史……五座离地60多米的莲花圣塔组合成曼荼罗花状,岁月不改地供奉着毗湿奴等印度教的神位。

大吴哥遗址则比邻矗立着54座四面都雕有类似国王象貌的大小佛面塔,安详的微笑中蕴含着莫测神秘,据说分别代表慈、悲、喜、舍和悲喜皆不形于色的意思。瞻仰的人无论站在附近的什么位置,举目便可以看见那从塔尖俯瞰自己的微笑,一种王权至尊和佛教神圣的威慑力油然而生,不自主地肃穆起来。

即便是破败不堪的巴戎寺回廊和已然废墟一片的女王宫,也同样迸射着璀璨夺目的迷人光彩:长达1200多米长的浮雕栩栩如生刻画出11000多个不同人物的多彩生活场景,一根根柱石一块块檐壁上的艺术雕刻更是花饰繁复胜似纱丽图案、石琢精湛不逊刺绣细微,神奇的技艺展现足以让人瞠目结舌……

于是,后续篇章也应运而生了:重见天日的吴哥古迹不仅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和中国长城埃及金字塔印度尼西亚婆罗浮屠并称为东方四大奇迹之一,而且磁石一般吸引来了世界五大洲的徐霞客们……穆奥的名字也理所当然成为了古迹绍介时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

然而,当在下也跻身成为这仿若过江之鲫中的一员游客时,眼前的“伟大”和“没落”却在心头熔铸出这样一个见解:今天的一切活该是它无法摆脱的宿命!

吴哥的全石结构建筑的确是宏伟壮观的,它是王朝一代又一代国王前赴后继越400年之久的心血结晶,且不言那镶金嵌宝的宫寺佛神和鬼斧天工的雕廊刻壁需多少金钱工匠集腋成裘,仅堆砌工程的原料都非采切几座大山不可。据一些建筑学家测算,如把那些小者百十斤、大者逾10吨的成型石块都过过称,总重量一定在30亿吨以上……如此浩大繁重的负担,无一不压在一辈辈高棉百姓的头上,而此时这些草民的实际生活现状又如何呢?“家止草盖,瓦片不敢上屋”!绝大多数人还都生活在一草盖、一席卧、一杓食饮的原始环境之中。

可想而知,如此一个民不聊生、竭泽而渔的王国一旦遭遇强悍外邦的入侵,失败就是可以预料的下场,无论信仰印度教还是后来改信佛教,都改变不了这个命运!事实的发展就是这样:以战胜暹罗含义命名的“暹粒”曾两度被暹罗人占领,协助打败暹罗的越南人生生割去了领土西贡,以保护者名义到来的法国人更成了高棉的殖民统治者,而经四百年打造的吴哥文明也在兵燹都废后湮没匿迹,被世人遗忘了整整四百年!

为此,我喜欢伫立在巴肯山上凭吊吴哥遗迹,这里可以俯瞰它面貌非昨的全景,可以体味它走向日暮前的瞬间辉煌,可以聆听它随风轻吐的叹息,可以任思绪陷入四面佛安详微笑的沉思领悟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