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鸦涂罢任浏览

“乘兴轻舟无远近,旅梦渐逐杜鹃飞”一尘屐痕,一缕悟兴,信笔抹来也是定格的人生断片

 
 
 

日志

 
 

菊有精神为壮秋  

2015-03-06 10:13:10|  分类: 自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月浓淡也是诗》(十五)

菊有精神为壮秋 - 晓月 - 寒鸦涂罢任浏览

         “苍天变化谁料得,万事反覆何所无。”也不知当年的杜甫老夫子是佳句偶得还是冥思苦吟结果,短短十几个字便概括出了一个人力不可违的世事转化常情,以至于让1200多年后的我还有些怀疑是针对自己才写的。的确,倏忽间的万事反覆真是太不可料和太戏剧化了:由于四清工作队员的一句话,刚刚背着书包走出校门的我摇身一变成了一名民办教师;接着大队书记的一句话,开始取得一定教学成果的我又忽然被赶下了讲台;历练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斗后得到一个从天而降的小天使,转瞬间怀抱里又空空如也恍然如梦;而偏偏就在这“幽怀谁共语,远目送归鸿”之际,一个大队领导干部又找上门来通知说,请萧强虎同志马上回校担任小学毕业班的语文老师!就是这样,变化莫测的人生岁月另一个转折又开始了……本来没有思想得到的东西猝不及防就到了手上,想紧紧攥住时又被告知不属于自己!当放弃终于成为心底无痕的历史后,那东西又让人硬生生地给塞了回来……

经历了“文化大革命”洗礼的萧家湾学校已成长壮大为初中“戴帽”的学校,但这并不影响高高在上的汉川县城初高中招生,它们的培养目标已紧跟形势发展而产生了质的变化:由“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与生产劳动相结合”悄然向“为高等学校输送人才”蜕变,使尽解数把自己打造成管辖范围内的中考高考重点。于是乎,各小学能否为其提供尖子生源很快升格成为教学实绩的最高体现,小学毕业班顺理成章成了每个学校的关注焦点。

我的二次复出没有让学校领导失望,一年后便在数学老师的合作下向县城的重点班输送了一个品学兼优的尖子生。在许多公社都呈现空白的当时,这无疑是令人瞩目的辉煌。其实这还完全不足以说明我们的实际教学成果,因为我们班距离录取分数线仅仅相差1——5分的同学还有六、七人,而那足让人捶胸顿足的遗憾从根上说却并非我教学的差距问题:中考的语文试卷是百分制,其中阅读部分占六十分,作文部分占四十分;我们班同学的字词句篇基本功扎实而且写作能力突出,但在拼音内容上却普遍丢失得一干二净。不尽总分值六分之多的“拼音注汉字、汉字注拼音”一律交白卷外,其他词句篇中与拼音有关的题类也大受影响。要知道,这占阅读总分比例超过十分之一的严重缺失是一二年级造成的,由于当年没有开设拼音教学,此刻进入毕业班的同学们看着那些仿佛英文的字母就如同面对外星文化,根本不敢问津。我接手班级后虽然发现了这个缺陷,但也无力回天,因为我也没有学习过拼音字母,启蒙读书时老师传授给我的是一种注音字母,与英文字母一样的拼音字母相去甚远,一下子无法转轨过来。另外,毕业班的教学和工作本来就负担颇重,不仅需要完成本学年的课本知识灌输,过去存在缺口的许多知识和遗忘内容也都需要梳理补漏,根本不可能挤出大量时间填补一二年级留下的空白……就这样,几十个拼音字母将我们班其他知识基本过硬的一个团队挡在了县城之外,让这些只要冲入关内便可能前景改观的孩子丧失了一次命运转折机遇,也让我们丧失了一个轰动全县的露峥嵘机会。学校和社会都是以最后成果论英雄的,不管客观现实如何,没有攀上顶峰的跋涉者无论如何是不可能载入胜利者名册的!

应该说,放弃了高考深造选择的我从根本上其心未泯,所以在教学育人上是不遗余力的。在家里,开始有意识地对两个学龄前女儿进行知识浇灌;在学校,则处心积虑提高学生素质水平。仅仅又一年之后,我的大女儿和班上学生便可以驾轻就熟地驰骋在汉语拼音这片天地里了,因为我自己已经完成了自儿时接受的注音字母知识向拼音字母使用的蜕变进化。无论前一个年级交下来的是一个什么状态群体,到了我手中都会迅速转变成为一个能全面按照教材要求完成学业的班级。为了适应中考和高考对现代汉语语法的重视和考核,我在一方面努力学习取得中等师范函授的语文、数学结业证同时,一方面钻研透彻了现代汉语语法教材,成为了全公社颇有名气的“语法专家”,几几乎可以将当时华中师范学院和武汉大学在现代汉语上的共同认知与观点分歧剖析得条分缕明、点清滴晰。这种呕心沥血的付出是有着丰硕收获回报的:1980年公社的新街中学业班办了一个重点班,其48个名额之中,我班录取了18名之多,占全员三分之一还多。也正是由此,全公社举行的教学水平检验统考中,我多次被文教组请去作统考考卷的决策制作者。

然而,就在1981年暑假到来前的一场精简民办老师行动中,踌躇满志的我又一次被领导通知该结束教学生涯了!这一次轰轰烈烈的精简运作应该说走的是择优录用的模式:公社组织了专门的考察组下到学校检查每个民办老师的备课、教学、批改作业等工作,不但严肃认真地组织听课,还深入到学生中调查了解对老师的反映……说实话,我非常欣赏这种从教学实际出发的考察形式,所以自始至终以一种十分良好的心态面对这次检验,相信只要具备真正实力和责任心,就能无可担忧地立于不败之地!可事态的发展结果让人大跌眼镜,我更是切切实实感觉到了啼笑皆非: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我的备教改内容可谓无从挑剔,检查组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向我指出其中某一点“美中不足”的地方,有的全都是点头称誉。本来嘛,一个学校毕业班的班主任老师肯定都是挑选最具能力的担任,况且一年年的实绩成果就像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在那!而最后的精简结局却是一个和我同样没有任何背景的一年级老师陪同我下岗回家!那些大队书记的儿子、副书记的儿子和准媳妇、大队长的儿子……全部留校。且不说这大多数的公子小姐们本来就是我当年的学生辈,文化大革命以来就根本没有再读多少书,那黄大队长的少爷甚至连小学毕业证都没有,打打闹闹混到四年级便投笔从玩了。可想而知,他们的所谓备教改无须考察也能确定是什么质量了!

我对这再一次得而复失教师资格似乎并没有以前那么计较了,重新登上讲台于我本来就是一个意外所得,下岗回家重新务农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十多年的修补地球生涯已经将我陶冶成了样样农活都娴熟于胸的壮劳力了!此外还有一个秘密正埋藏在我心里:不需要再等待太长的时间,我就可能回广东韶关顶父亲的职当一名铁路工人了!因为就在1979年4月末小儿子出生满月的时候,来自韶关火车站的两个干部找到了我们家,为我们带来了一个激动人心的好消息:他们是落实历史冤案的专案组人员,现已开始着手调查了解1958年萧平安的所谓历史反革命案件。据掌握的材料证实,该案缺乏事实依据不能成立,平反是完全可能的,只不过还需要一段时间完成。另外,一旦平反落实政策后,当年随萧平安遣送回乡的人口都可以返回韶关市,还需要一个子女顶替父亲的公职进入铁路工作……当我们家讨论这落实政策后的具体事宜时,哥哥很明确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一人去韶关上班是不现实的,因为嫂嫂缺乏照料三个孩子的能力,顶职的事就让老二去好了!这就是说,我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在萧家湾学校盘桓太长时间的,我注定只是现在这个民办教师岗位上的匆匆过客!因此,我此刻完全可以与人为善地高姿态离开,给学校也给大家留下一个潇洒的记忆,毕竟在校期间这些朝夕相处的同事们对我还是颇为尊敬的。但是,我并没有作如此选择,而是摆出了与大队土皇帝们一搏的较量架势,因为某些大队干部的表现实在太无耻,那位可以当众作假证不脸红的黄大队长甚至公开扬言:“大队的民办老师我们说要谁就是谁,萧强虎不服又怎么样?有本事就找一块石头来,看能不能把天砸一个窟窿!”势在弦上不得不发,不管结局如何也应该与这种丑恶过过招了!我决心让这个井底世界也明白:即便在露重霜寒的肃杀秋风里,也有争奇斗艳的不萎菊花傲然挺立绽放!一时攫取的权力虽然也可以被小人恶棍用来作奸犯科营私舞弊,但并不等于就能正大光明地招摇过市!它只能在不见天日的黑暗角落里操作完成,也只能在躲躲藏藏避人耳目的环境里通行存在,却绝不可以合理合法地在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中直起腰杆做人!

我首先以不懈努力找到了县文教局长的家,让局长亲耳聆听了我的当面情况反映。这是因为民办老师的推举权虽然在大队,但依然是需要公社文教组确定首肯的,得不到他们的承认便没有民办老师每月5元钱的津贴。公社文教组和生产大队有着千丝万缕的直接联系,按级向他们唠唠叨叨陈述一遍学校的情况好比脱裤子放屁——没有实际意义!学校造成的现状他们心里清楚得很,不妨说他们根本就是参入者和为虎作伥者!所以,我上诉的第一寻求对象理所当然选择全县把握这一行动的最高领导。重现当时的这一幕是至今仍可以让人回味悠长的:局长和下岗老师坐在面对面的两张椅子上,一个紧锁眉头一言不发倾耳接听,一个慷慨激昂滔滔不绝地讲述,仿佛一个捭阖的纵横家在向一个深宫的大公上课。气氛可以说一直是和谐的,一静一动相得益彰!演说进行到最后部分的时候,局长不由自主站了起来,他终于对这样的话不能无动于衷了:“最好的老师被精简了,最差的老师却原封不动地呆在原处,这就是这次精简行动的实际结果!如果你们原来不发文件说择优汰劣,不组织考察组检查备教改之类,开宗明示就承认谁有背景谁就留下教书、没有后台的就请走人的话,我决不会来找你!现在的情况成了什么?‘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那么对不起,我就一定要讨一个公道了!要么请承认以前的所有过场都是骗人,要么就按照说出的话检验检验谁该留谁该走,否则我不会善罢甘休!”“我们的文件怎么会是骗人的呢?你反映的这些情况我本来不是很了解,但我们一定会组织调查处理的,你就先回去吧。如果真的是好老师被精简了而差的老师留用了,我们一定会纠正过来!”局长到底是局长,表态严肃认真合情合理,从理论认识上增强了我继续坚持寻找真理正义的底气!

公社文教组的负责人称得上不打不相识的老朋友,依然还是那个曾赐我“扭头道人”头衔的刘成厚助理。按理说他自那次口舌交锋之后对我应该还有进一步了解,因为跨入他领地的这位部下毕竟不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主。他对我的这次贸然登门造访显得惶恐不安大失水准,除了请坐倒茶的寒暄客套之外简直无所适从。尤其是在听我述说了直接向文教局长反映的情况后,张口结舌的刘助理与侃侃而谈的萧老师间更基本不成正常的对话模式,那情景很大程度上像犯错的孩子不得不在听大人的数落……“刘助理,您想过吗?你们大张旗鼓地宣扬要择优录用,还像模像样地组织检查老师的备教改情况,最后却让我们这样的老师精简下来,不觉得滑天下之大稽?不觉得是对我们的侮辱吗?你现在能不能理直气壮地回答我,萧家湾学校留用的老师里有谁比萧强虎更优秀更称职?这样吧,你只要绞尽脑汁面对大家举出一位来,我立即老老实实滚蛋回家!可是,你说得出吗?”我的一整天纠缠客观上让平日并不疏于颐指气使的助理同志狼狈不堪,但他不能不忍着性子与我虚与委蛇,吃饭的时候还得硬着头皮给我准备一份,他体验了从业历史上不曾经历的窝囊遭遇。但这还并没有结束,第二天早餐过后,萧老师又在刘助理家里和进行会晤了,第一天的初步会谈没有得出一个令双方满意的结果,所以萧老师还不想让刘助理一释重负……

1981年的新学期开始了,萧家湾学校出现了一个破天荒的奇异现象:一个班迟迟没有班主任和语文老师到任,乃至一个月过去了依然空空如也!原来那位黄大队长的公子也没有贸然到校上课。我此前和刘成厚助理持续会晤的结果不想而知,几乎就是头一天的克隆或翻版。这种局面实在也怪不了谁,一个人要立马得到一个明确的说法,另一个人不知道怎样才能对发生的事情作出合适的说法,因为这事儿不是一个人干的,当然一个人也难以马上改弦易辙重作主张。可如此一来,我第二天的礼貌告别就让刘助理十分地不爽了:“问题得不到合理解决,我还会来的!”这话轻飘飘的,但无疑让当事人恼怒得要发疯却又无可奈何!

我不知道县文教局和公社文教组后来对萧家湾学校的教师精简一事有过什么作为,反正自那天给刘助理撂下一句话走后,就再也没有把宝贵的暑假时间耗在这件事上了!对我来说,当民办教师最大的好处就是一年有两个寒暑假可以自由支配,不出工没有人管并有着工分。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最后一个假期无论如何不能白白地浪费了,它是可以创造经济价值的,所以我在一些人还陷入烦躁之中不能自拔的当儿,忽然间变得神龙见首不见尾了!这种有悖想象的杳无声息状态增加了某些人的猜疑和不安,“不在沉默中死亡,便在沉默中不服”的推论让他们开始神经兮兮地了:萧强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他迟早还是会找上门来的!

于是,校长紧急通知黄老师暂时不要到校上课了!虽然我上诉反映并没有指名道姓说某个老师不合格,但学校里凡是头脑没有出问题的人心目中都清楚得很谁优谁劣。这种节外生枝的变故可能是大队和学校回应上级不满的妥协结果,伤一指保护全掌说到底还是最佳的处置方案。

我已经不准备重新回到萧家湾学校的讲台上去了,我的兴风作浪行径已经基本达到预期目的: “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的1981年9月因了我这一番搅和,多少增添了一些“菊气入新秋”的亮色。我不仅以自己的方式把黄大队长的揶揄变作了现实,搬起石头把天砸了“一个窟窿”,而且让他第一次体会了颜面扫地的滋味!

开学一个多月后,我通过原来毕业班的数学老师向校长转达了一个信息:萧强虎不会返校了,也不会给学校找麻烦了,他准备远走高飞了!

黄老师终于又回到了学校讲台上……不管他是否称职这个位置,我至今还是想这样告诉他一句话:我打心眼里并不想伤害你,因为我们曾经是相处友善的同事。这一切的转化结果只是世事发展所致,伤害你的人应该说是你自己感觉良好的父亲!


 

  评论这张
 
阅读(5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