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鸦涂罢任浏览

“乘兴轻舟无远近,旅梦渐逐杜鹃飞”一尘屐痕,一缕悟兴,信笔抹来也是定格的人生断片

 
 
 

日志

 
 

人生似鸿踏雪泥  

2015-03-03 12:53:23|  分类: 自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月浓淡也是诗》(十四)

人生似鸿踏雪泥 - 晓月 - 寒鸦涂罢任浏览

 

        漫天皆白的河堤上蠕动着一辆扯着白塑料纸蓬的板车,塑料纸蓬下的被卷里躺着一个完全没有知觉的孕妇。一阵紧似一阵的呼啸北风挟裹着纷纷扬扬的雪片扑面打来,让两个拖车人满脸生疼并无法睁开眼睛。把着板车两臂的那双裸露的手几经由白变红、由红变紫后,渐渐麻木了……但拽曳着板车匍匐前行的脚步并没有丝毫缓慢下来。地面一片泥泞狼藉,飞舞的雪片落地后大多数迅速化水渗入土中,这使车轮在拖泥带水地旋转中变得越来越肥大厚实,不一会儿便与两侧的挡板间失去空隙而强烈摩擦起来,于是,板车的急速前进和停顿清理附着泥土成了不时交叉出现的联锁行动……气温绝对降到了零下10摄氏度开外,可两人棉衣内全都被汗水沁透了!

这把着板车双臂一言不发的低头拖车人正是我,在一旁紧绷地拉着边绳的人是我哥哥,板车上的深度昏迷者则是我的妻子。这情景发生在一个比较特殊的日子:1978年的大年初二早晨。事态的发生可谓猝不及防,一大早起床后,我还带领着一群下放知识青年组成的文艺宣传队、划着结彩扎花的采莲船为全大队的贫下中农拜年演出呢!回归到革命群众怀抱的我被大队迅速确认为有一定文艺细胞的人才:会弹奏月琴,会识简谱,会舞台演出,会编写节目……而过革命化春节是需要革命文艺节目丰富喜庆气氛的,上级领导和宣传媒体都这么强调和布置过,因此一连数年的春节文艺宣传队队长职务都光荣地落在了“归队同志”的我肩上。出门的时候,我还看见妻子正哼着小曲在为肚中孩子绣着肚兜。可万万没有想到,就在我们的队伍来到岳母所在的四队开始慰问演出时,妈妈慌慌张张找我来了。她带来的是一个叫人目瞪口呆的信息:“汉姣突然象抽羊癫风一样昏迷不知人事了!样子吓死人,赶快回去想办法救吧!”我立刻感到了两腿忽然发软迈不开步子,心里头涌上一种从来没有体验过惶恐!怎么回事?我出门时她不是还好好的吗?这不真的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吗?奔走在路上的思维几乎全都乱如麻地纠缠在这百思不得其解之上。

眼前的模样果然如同妈妈的描述:妻子双眼紧闭牙关死咬仿佛电击过一般,浑身一阵紧似一阵地在抽搐,鼻子里还鼓着泡泡往外溢流着一种黄绿色的液体,散发出一种难闻的气味。被我火速请来看病的赤脚医生面对此情此景倒是没那么丧魂落魄:她安慰我说这症状自己曾见过也听说过,农村人称它作“猪婆疯”,不是什么急病大病,只要肚子里的孩子产下就没事了。至于送不送医院,完全在于自己看着办!她的说法让许多人松了一口气,而且很快得到了几个闻讯而来的妇女认同,一个远房婶婶甚至撺掇我妈妈去请一个跳大神的马脚来做做法,因为她娘家一个产妇就是菩萨作法后安然无事的。

我没有理会这些具备一定安慰性质的七嘴八舌,妻子的昏迷状态让我直觉情况严重,于是当机立断冒着越来越铺天盖地而来的风雪出发,把妻子迅速送到二十里外的县城医院去救治。还是六七岁的时候,我看电影《家》就记住了一个悲惨的镜头:由于没有能及时送到医院抢救,觉新温婉的妻子瑞珏因为难产不幸去世了。自此以后,女人生孩子的安全问题一直在我的认知里都是不可忽略的大事!农村妇女的生产和城市有着根本的区别,基本上都是请接生员在自己家里完成,这在卫生条件和意外事故处理上无疑都存在问题,所以我心头就更加时时刻刻蕴藏着一种风险意识了。那时,每年生产队的年终分红时父亲都只给我和哥哥俩家人各二十元零花钱,这就是说在365天里我们每天的开销大约只能5分钱左右。然而,一旦妻子怀孕后,我一定坚持带妻子到县城医院作两三次妇科检查,尤其是临产之前的检查,为的便是尽可能减少分娩时的不测发生。在农村的人们看来,我的这种担忧和行为只不过是一种多余的浪费,特别是已经生过了两个孩子的老孕妇。不过,我的革命警惕性却依然常备不懈,一个月前还用自行车带着她专门往县城做了胎位检查,结论是情况正常和处于顺产状态。谁能知道,事到临头意外还是发生了!

医院的诊断结论大大迥异于赤脚医生和乡邻的轻描淡写说法,他们的看法十分严重,因此马上便下达了《病危通知书》。他们神情严肃地告诉我,这是一种妊娠中毒现状,病名叫产前子痫,有着非同寻常的生命危险。孕妇昏迷不醒的重要原因是血压高居不下,收缩压已经高达180以上……我第一次感到了恐惧,而且是比自己走向死亡之路都更加胆颤心惊的恐惧!一个耳鬓厮磨达2000多个日日夜夜的女人,一个和自己共同拥有两个嗷嗷待哺女儿和一个未出孩子的另一半连体,无论在价值认定还是在实际处事上都被我放在了比自己更重要的位置上,如果就这样两人突然不告而别,以后的生活肯定比最荒唐岁月那种受人欺凌的日子都不堪设想!我有些暗暗责怪自己的无知,妻子的病情在没有大发作以前其实已经有所症状表现:双脚严重肿大,原来合适穿着的鞋已经连趿拉都无法进入了!遗憾的是,由于所有人对这种脚肿现象都视之为正常现象,所以从头到尾都没有引起任何人的特别关注,我自己概莫在外!

妻子在收入病房后,哥哥几乎一刻都没有停留就顶风冒雪拖着板车返程了,他必须及时把这不妙的消息通报给爸爸妈妈,然后千方百计筹措住院的费用。这就是骨肉兄弟的自然行为:平日里可能为鸡毛蒜皮小事计较争吵,甚至会因为互不相让而出拳动脚,但一旦灾祸降临某一人头上,血浓于水的情感立刻能不由自主地驱使之抱成一团。隔膜不再成为隔膜,龃龉不再成为龃龉,有的只是压倒一切的同舟共济闯过危难!我不知哥哥在这个风雪之夜是何时才跋涉到家的,也几乎没有花费时间去算计思想,我的全部心情都被医院大过年的格外冷清濡染得苍凉麻木起来。听着呼啸不止的寒流疯狂摇晃着咿呀作响的窗子,我坐在病床边呆视着一阵机械抽搐一阵僵硬无声的妻子,疼痛的手脚和颤抖的身体在一刻不停地体验着透彻骨肉的寒冷,更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凄凉和孤独!

妻子的间歇性发作让我整夜不住地心惊肉跳:本来性情温和的人竟然突变得形象有些恐怖,牙齿紧咬咯咯作响,大动作痉挛频繁不止,黄绿色液体不住地从口鼻中向外喷流……医生解释说,这是羊水倒涌的结果。为了防止她无意识中咬断自己的舌头,医生还嘱我将一把铁羹匙插入其口中并时刻捏住不放。结果一夜下来发现,羹匙被咬得伤痕累累不说,她的门牙也不知什么时候有了崩缺的损伤!大约凌晨二三时左右,有过一会儿安静的妻子又突然呼吸急促、骚动不安起来……在一直保持高度警惕性的我看来,这症状表现明显有别于先前的发作,于是毫不犹豫奔出门找来了值班医生。医生上前看了看情况后,果断地一把拉开了覆盖在妻子身上的被子。啊,我的天,一个小小的女儿居然在母亲完全不知人事的情况下悄悄到来到了人间!

这是个皮肤白皙面容俊俏的小姑娘,她的降临挟风裹雪妆银漱玉,让生身母亲经历了一场死去活来的淬火涅槃。在她诞生后的第一个曙光熹微清晨,妈妈终于苏醒重生了!当有人指着她告诉说这便是一同经历了生死劫的“三千金”时,妻子的惊讶有如生下了一个外星人。一场当事人毫不知情的惊心动魄24小时折腾,不但让挺着大肚子的妻子忽然一变作二成为一对母子,而且永远遗失了自除夕至大年初二的全部记忆,至今依然如此!

家中辛辛苦苦喂养了将近一年的猪不得不提前卖掉了。农民到县城医院诊病住院本来是一件奢侈的事,不是人命关天的情况一般人都不会贸然尝试。妻子的血压高症状并没有随着孩子的娩出而恢复正常,换句话说就是危险依然存在,所以不能不住院继续治疗……父母乃至全家毫无踌躇穷尽所有坚决保证了所需,而且在我们出院归来之时显得格外兴高采烈热泪盈眶,仿佛迎接的是一群建功立业的功臣。我当时便觉得心头一热,体会到了穷家小户自然迸发凝成的真诚情感竟是那么动人和珍贵!在我们所有家庭成员的价值判断中:人的生命是至高无上的,因之需求的救助当然也是压倒一切的!面临如此关头,即便平日最计较的人也不会顾惜自己、吝啬私藏!

很可惜,天使一样到来的“三女儿”并没有被见容于我们这个纷繁的尘世,和父母一同出院回家仅仅三周之后,又天使一般悄悄地飞逝而去了……可能和生产过程中吸入了羊水有关,孩子的胸口很快便凸现出了一个小小肿块,于是不再愿意吸奶而陷入日夜啼哭。我们再次将孩子送进医院诊治,医生检查后表现得束手无策:婴儿太小,无论作任何处理都只能等待孩子长大一些才有可能。余下的日子成了我们的心灵煎熬:每日只能长时间盯着她一起痛苦,总希望新出现的一天也能出现新的转机,让那不幸的肿块奇迹般地突然消失。

就这样,一个仿佛惊鸿一瞥的美丽小生命仅仅投于父母怀抱23天便蓦地消失了,她的飘然来去让我痛楚深刻地领悟到:人的生命尽管可以是顽强的,正如我和我父辈的岁月历程!虽遭遇人为制造和世事赋予的千摧百折苦难磨砺,却仿佛地火汹涌般生机勃勃不息,不惮于黑云压城风雨飘摇中挺立不屈峥嵘成长!可是,许多时候它竟又是十分脆弱的,只是一个小小的忽略或失误就会风筝断线一样脱手而去,无论如何再没有挽回的余地!这种昙花一现的瞬间美丽对与之血肉情深的人来说是残酷的,因为占据心头的笃爱是无需太多时间孕育的!

一年多之后,我有了一个儿子,这是我父母企盼已久的希望之星,也是上苍抚慰我们伤怀的补偿。于是不乏有人如此劝慰说:“你幸而失去了那个三女儿,不然,就不会有这个儿子了!计划生育政策紧接着就有了规定,只要再晚上一年半载就没有机会再继续生儿育女了……”这说法道出了一个客观现实,但并不能让我因此释怀。儿子是我所爱,那远去的三女儿同样是我所爱,是不可能取而代之的!无论客观现实将如何不依人的意志延续发展,父母心头的儿女之爱是不可磨灭的!得而复失的切肤痛楚也决不同于从来不曾拥有过的无所谓感觉!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在历史车轮的运作轨迹上,每个人的在世时间无论或长或短,都可谓微不足道的一霎那!但生命意义决不仅在于存世的日子,它实际上应该包括存在于其他人心目中和记忆里的岁月。即便是整个世界都还没来得及认识的女儿鸿飞九天之后,也并非就此从这陌生之地真的完全销声匿迹了,她依然活着!无时无刻不和父母同在!

 


 

  评论这张
 
阅读(5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