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鸦涂罢任浏览

“乘兴轻舟无远近,旅梦渐逐杜鹃飞”一尘屐痕,一缕悟兴,信笔抹来也是定格的人生断片

 
 
 

日志

 
 

断肠悲辛痛未央  

2015-02-07 11:48:14|  分类: 自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月浓淡也是诗》(四)

断肠悲辛痛未央 - 晓月 - 寒鸦涂罢任浏览

 上中学与上小学的经济负担是不一样的。考上的这所中学历史不长, 62年入学的我们才是第五届。学校建设在公社所在地的镇上,离家大约十公里。和以前的县唯一中学要求不同,念书不需要迁移户口,但依然是必须住校的,只有星期六下午才能回家去准备下一周的米和咸菜,第二天携带返校。如此一来,每个学期就少不了开销的有:学杂费、住宿费、书本费、蒸饭的加工费等等。虽然说,那数额在今天看来几乎微不足道,但在一分钱都感到格外稀贵的当时却是力不堪负的沉重压力。我在1991年取得韶关学院大专文凭时曾写过一篇题为《啊,辞书》的散文,对困窘的家境有过深切的回忆:

 “一如当年的老范进登科,我手舞之足蹈之不等进家门便大小叫浑家拿酒来。只是不同的是,那范老前辈的癫迷是有了功名便有了一切,而我的疯狂除寒暑三载弄回了一张大专文凭和一张多得的《优秀毕业生证书》,了结了本应二十年前应了结的夙愿外,更重要的因素是与此同时得到了一份对我弥足珍贵的奖品一一部插满彩页装帧精美的辞书!  

 三十年前,我曾有过一段不堪言说不够光彩的“偷儿”历史,说来惭愧,诱惑物也正是一本辞书,一本最普通廉价的辞书——《新华字典》。闲里梦里,它常常使我陷入一种无法排遣的惆怅和莫名激动之中……   

那时候,不满10岁的我沾了父亲所谓政治问题的光回到故乡农村。一无遮体茅庐二无经济基础,反让我在一束束轻蔑的眼光中育出了极端的自尊.因此,发现谁有轻侮歧视我和我家人的行为,我会以眼还眼长期仇目相对,从此决不搭理他。连自己的老师也不例外!我想,反正我的学习成绩一向优秀,也不犯什么违背校规的事,不怕升不了级。但是,只要见人手里有我没读过的《水浒》、《西游记》、《三国演义》等等之类书,我的那些自尊又绝对一下子全土崩瓦解了,常常不耻于卑躬屈膝死乞白赖地去讨了来看。正因为如此,我又在早早懂得了中国古典文学作品的同时,也平空有了许多“狠”字不认识的苦恼。  

 一天,我见邻座同学的桌上放着一本崭新的《新华字典》,羡慕得直想向他讨好。然而我明白,他是无论如何不会借我一用的。因为他爸爸正是我们大队的书记,是不屑于和我这种“黑七类”子女交朋友的。我也看在他盛气凌人却成绩倒排第一的份上,一向鄙而远之不及。   

怎么办呢?班上偏偏唯有他拥有字典,而那本字典才能真正化我遇到的“狠”字为不“狠”……   

一天放早学的时候,我在回家的途中找了个借口返回学校,偷偷从他抽屉里把那本字典“借”了回家。经过一番手忙脚乱地翻查,好多天积累下来的“狠”字一一被注音了下来。然后连饭也顾不上吃饱又惶惶匆匆地提前赶回学校,趁同学们尚未到校前将字典归还了回去。如此先后好儿回,几乎解决了当时接触到的所有疑难字,使我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颇为得意。但是,没想到一个意外的变故,却在后来把我推入了一个窘迫难堪的境地……   

那天,找依然如旧地提前回校。一脚刚跨入教室,立刻为眼前出现的景象惊呆了:字典的主人蹲在他书桌的当面,正噼哩啪啦地翻屉倒书寻找着什么……我的心“咚”地往上一蹦就再也落不下去了,第六感官告诉我,他此刻发急寻找的正是在我书包里的那本字典!我踌躇了好一会,终于红着脸掏出字典来,象被抓获认罪的初犯走向法庭一样来到他跟前。我准备接受他任何形式的惩罚,只是希望他不要把这事张扬开去,弄得老师和同学们都知道。

“小偷!不要脸!谁让你拿我的字典的?”他跳了起来,半句不听我的嚅呐解释和哀求,一面拳腿交加一面用唾沫啐我,最后还是拉着狼狈不堪的我去见了老师。   

班主任老师听了我的被告词,也要去查看了我数次查注音的难字记录,不知心底里是否相信了我真不是小偷,反正是一没处分我二也没向同学们为我开脱,就将我释放了。此后三年多时间直至小学毕业,我一直很注意在同学们面前夹着尾巴做人,尤其在我那位字典主子面前更是谨小慎微,深怕一旦什么地方无意惹恼了他又会听见“小偷”这两个可耻的字眼迸出口来。   

考入初中后,我需在离家十数公里之遥的学校寄宿,一日两餐饭也需在学校吃,这便又给劳力缺乏一贫如洗的家增添了更为沉重的负担。好在父母毕竟是在外闯荡多年的人,对读书识字的作用认识比众乡亲父老看重得多,所以虽时有断炊之虞仍坚定不移供我这全村唯一中学生继续上学。周一至周六上午,一星期总共11顿饭是无需花钱买菜的,星期天返校带去一罐子豆腐渣或咸菜之类,分开来匀着咽饭,居然无论霉馊都叫人不想放碗。饭由生米加工蒸熟,却是少不了每餐三分钱加工费的,这三角三分人民币于是成了一副长期套在父母脖子上的枷锁。每周返校时,眼看着高大的父亲和憔悴的母亲躬着腰低着头从村头到村尾,用可怜巴巴的笑脸和一迭保证为我乞借那几个硬币时,我的鼻子总是酸酸的……出于良知,整个初中阶段我没敢奢想和同学们一样花钱去看一场电影,甚至连校门外不远的街市都没逛过。然而,当语文老师说他弄回了十本当时尚难买到的新版《四角号码新辞典》,需要的同学可以先取书后还钱时,我却毫不犹豫地抢要了一本。我一心所想的是这辞典简直太好了,不仅收的字词多,查阅又极方便,有了它学习上就可以挺直腰杆了!其它一切则想都没去想……

债要还,又不忍心再加重父母的经济压力,我于是想出了这样一个绝妙的办法:星朋一至星期五的日蒸两餐饭改为只在上午蒸一餐,一钵饭一划为二上午吃热下午吃冷,星期六则干脆不在学校吃饭,下午放学后迢迢二十余里赶回家一次性完成全天吃饭任务……就这样,一星期可节省一角八分钱。在拖欠了老师一个多月书款之后,找终于热泪盈眶地完全拥有了整整一元大洋价值的那本辞书。

两年前,我把这本用牛皮纸包了数层的发黄辞典送给上中学的女儿,还不厌其烦地讲了又讲它的重要价值,可没想到她正眼也不瞅一下这曾使我饿过几十天肚皮和慰我20余个春秋的辞书,还开导性地向我罗列出一长串辞书名,说那些全比这本好得多。

当然,此刻我获得来的这本辞书是属那好得多的范畴中之一了,但我完全可以肯定她得到它时仍决不会有我当年有过的那种激动和兴奋。如同她书架上的每本书一样,数量的增加永远都会是平平淡淡的……

我并不希望孩子再有我同洋的生活体验和感受,却很希望他们能从我们和更先辈的境遇对待中有所得益。时代永远在进步、变化,可有些东西不是依然不可缺少的么? ”

 文章的叙述主题集中,没有过多的枝蔓,实际上省钱买辞书时的心情决没有这么平静单一,一种悔恨和伤痛无时无刻不在掺入其中:如果我的弟弟祥胜在,或许就不会饿一个多月肚子了,精灵一样的他一定会提前帮我解决问题的!可是,我断送了他鲜活的生命,断送了无私予我的支持力量……

弟弟比我更加命运多舛,刚刚一岁多爸爸就给人关了起来,还不懂得世事的他已开始品尝饥饿白眼,甚至差点让奶奶做主送给别人。见到爸爸两年以后,又浮萍一样被带到了农村,更加深切地领受各种欺凌和苦难。然而,所有的这些摧折力量都没有毁坏他晶莹的品质和良好性格,他心灵健康地一天天长大了!他喜爱读书,7岁跨入校门后就是班上成绩最优秀的学生,对姐姐常为寻找可吃的东西果腹而逃学坚决反对,自然而然和我成为情感深笃的手足。我是本村男孩子中最缺乏打架功夫的笨蛋,年龄相仿的同学无论个子高矮,和我摔跤的结果一定是他在上我在下。但是,我又是一个不肯屈从的人,决不会害怕打架而在人面前装孬,所以经常吃一位堂兄的亏,他可是年龄个子都比我大的“敌人”。忽然一天,这种动不动就受制于人的窝囊局面改变了,堂兄宣布从此不再和我打架!导致这种起突然变化的由来源自于一场肉搏:堂兄洋洋得意跨坐在我的身上,恣意逼问是否听他的话。就在这时,随着忽地一阵风声飘过,堂兄“哎哟”滚落在地,原来弟弟拿着扒草的木耙解救我来了。堂兄威胁地逼过去,他竟一步也没有后退:“你再敢打我哥哥,我就帮忙他打你!”堂兄又回头看了看爬起身胆气陡增的我,无可奈何地撤退了。

就在我考入中学后的62年春,8岁多的弟弟找到了一个可以赚钱的门道:捡蝉蜕!他上学时发现大队的供销社代销店里有收购蝉蜕的通知,一斤可卖几块钱!自此,每天早上天没大亮他就拿着一根竹竿悄悄出门了,一个人沿着河边的杨树一棵棵上下寻找……待上学时间到时,一大片杨树林已经被完全扫描过一遍,他开始满载而归了!就这样,一周左右他的身影必然会在代销店门口出现一次,去时是鼓鼓囊囊一大包,回时是令人兴奋的几块钱。我每周的开支他责无旁贷地承担了起来:“哥哥,告诉你,我这个礼拜又捡了xxxx个,可以称xxxx重,能卖xxxx钱了,你不用着急了!”我十分惊讶他的统筹能力和观察力,不但能一口说出多少个蝉蜕重量多少,更能准确无误地说出什么地方才会找得到蝉蜕,无论那地方他是否去过。暑假的一天,我和他一同走了一遭,高下很快就建了分晓:他已经从树上树下找了几十个,我却寥寥可数。弟弟告诉我,有蝉蜕的季节是可以天天到同一地方寻找的,因为每天都有新的蝉要蜕皮。但是,一定要看树所在的位置,涨水时被淹过的地方肯定不会有蝉蜕的……一个8岁孩子竟能于自己所干的事中观察思考总结出这种独特发现,不能不说是天赋灵性!

然而,就在这个暑假里,我却把聪慧灵性的弟弟引上了不归路。

那天弟弟本来已嬉水归来,没准备再顶着中午的大太阳出门,可是经不住我和堂兄的邀扯,他才又一次跟着下河游泳的。我和堂兄先下水向河心游去,由于水性都不太好,游出不多远便被一股水流激起的浪花呛了几口水。我叫了一声:“赶快往回游!”堂兄呼应了一句:“救命!”便立即随我转头向岸边划去。弟弟听得我们的叫喊立即迎面游来,口里还喊着说:“我来救你们!”很快,我们在水约一人深的地方相遇了,双方却都没有停止下来……被水呛过的我们忙着回岸边,弟弟继续朝远处游去,我甚至没顾得上告诉他:“前面的水很乱!”一般来说,弟弟比我们游水的功夫要好,所以回到岸边后我并没有担心他超越我们游过的地方。可看着他游得越来越开去,不禁心头感觉到了一些不妙。我开始大声喊弟弟回来,但不知他此时是否能听见了:他仍然向前游了一段,才开始掉转方向……远远可以看见,那地方的水有浪花溅起,水流也很急,弟弟似乎有些力不从心了。他转换了仰泳的方式,这样可以减轻一些体力消耗。然而,仰泳是不知道东南西北的,弟弟的前进方向又错误地发生了偏差!待他再次发现并调整自己身体后,离我们已经很远很远了……一只大船由下而上撑过来了,我大声向那位撑篙的男人哀求:“好叔叔,您救救我弟弟!救救我弟弟吧!”可是那男人装作没听见,一篙接一篙把船撑了过去……船远去了,我弟弟也消失了!

直到此时,我们俩才想起赶快找大人来救人!于是,奔过河滩越过大堤后,一起声嘶力竭地哭嚎大叫了起来……爸爸、哥哥和许多乡邻们都来了,经过约一个多小时地寻找打捞,最后用一大排捕鱼的滚钩找到了弟弟。他仿佛天使一般睡着了,脸上还是一副纯真可爱的微笑模样,让人看后便不能不心疼难忘!

乡邻们将弟弟的肚皮顶在一口锅底上按压了半天,可他始终也没在我的关注下睁开眼睛。我完全不相信弟弟真的就这么走了,我很怀疑是拯救办法的错误才没有让弟弟醒过来,这想法甚至占据了我大脑许多年。爸爸用我们家唯一的一块房门把弟弟装殓安葬后,我几乎在那个暑假的每天早晚都到长满棉苗的坟地看一遍。我一边尽情地流泪,一边认真地静听土堆里的动静:总希望弟弟忽然会醒来,会在那个小小的薄皮棺材里哭喊敲打……直至今天,无论白天坐在电脑前还是夜里躺在床上,只要想起弟弟的这一幕我依然禁不住泪满眼眶!如果说问我此生有什么是最内疚和后悔的事,这便是唯一的一件!

但愿一些年后我会在天国见到弟弟。我相信,弟弟一定是去了那里,只有那里才是他应该去的地方!如果上天需要我下地狱来换取这个结果,我也一定不会犹豫不前的!不过,我不知道那时他是否还认识我,他是否还愿意认我是他的哥哥?

弟弟离去的哀痛伴同我度过了此后初中的日子,那其实也是我开始真正懂得生活艰辛和人间世态的感悟岁月。我的脚在那年冬天冻烂了,从此还有了一年一度复发的历史,走路形态有些象鸭子般一瘸一拐,躺在床上常常痛得咬牙切齿。母亲针线功夫一流,但她手再巧也变不出布和钱来,所以我不但没条件穿上需要布做的棉鞋,更不敢奢望有一双踏雪沐雨的水鞋,只能是小心翼翼地以一双布鞋应对老天爷四季的阴晴雨雪。能打赤脚时尽量不费鞋袜,能从湿地略干处跳跃前行便不辞辛劳苦练芭蕾舞蹈功夫。可惜的是,无论如何小心那鞋的干燥都很难保持,零下十多度的温度里脚入其中如裹冰铁……夏天脚的日子好过了,可裸露的皮肤有些难受,张牙舞爪的蚊子特别喜欢品尝没有蚊帐的我类之血!我不能拼着不睡觉拒绝侵犯,亦不能毫无表示地任其所为,只好将竹床挨靠上一个关系颇好的同学,睡意朦胧时头入人家帐中,脖子以下床单覆盖,宁可流汗不流血……事实证明:生活环境和物质条件的低劣是不可能阻止一个意志坚强者身心健康地成长的,反之,它还能孕育出面对灾难无所畏惧的承受能力!只有心灵的伤害是最难弥合的,尤其是对自尊的冷酷摧残!我的初二、初三,便是一个对此体验的初步过程……

 

  评论这张
 
阅读(4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