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鸦涂罢任浏览

“乘兴轻舟无远近,旅梦渐逐杜鹃飞”一尘屐痕,一缕悟兴,信笔抹来也是定格的人生断片

 
 
 

日志

 
 

曲堤寂寞草如烟  

2014-06-20 22:28:35|  分类: 自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月浓淡也是诗》(三七)
曲堤寂寞草如烟 - 晓月 - 寒鸦涂罢任浏览
 

     “曲堤寂寞谁相伴,半是草泥半是花。

又是乍暖还寒柳花飞的寒食天,又是可怜时节堪相忆的清明节,快步追逐“最美不过夕阳红”的我和老伴又一次颠颠簸簸回到返湾,为日渐重逢相聚的父母火化一些纸钱,体悟一下濒临暮岁时的心渠流动……

微雨如雾,习风逐阴,上摇曳出一缕缕杨柳飞丝,下濡染出一抹抹草花青红,然浸淫心头的却是一团挥之不去的惆怅和忧伤。

不知人家是否也这样,我觉得人老了似乎也特别想念逝去的父母亲了,以前从不在意的生活断片老是不期然被忆起,睡梦里也反反复复跳跃回放着一起度过的苦涩温馨日子。于是,越来越多地明白了孝顺二字中蕴含的幸福回馈,涛涌出陪伴父母聊天的强烈念头......然而,一转头惊讶发现自己竟也步入了害怕孤寂的岁月,想好好孝顺和陪聊的爸爸妈妈都永远不见了,悄悄去了世界的另一端。

赤脚徜徉在泽兰小径上,任轻烟茸雨随无声思绪湿润弥漫开去。

父亲几乎是连同这片陌生土地一同开创我的记忆篇章的,此前或许是自己少不更事,或许是爸爸三班倒扳道的忙碌,更可能是不堪重负的外在压力和内在性格所致,一家六口水乳交融的城市生活内容从来不曾遗存在我幼年的印象里,有的只是流放此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辛劳屈辱画面。

这片田野的每一寸泥土都曾被他脚板不止一次地亲昵过,今天也依然深深埋种和生发着他的演绎传奇。由于耿直不屈的为人处事,由于见多识广的睿智趣言,政治运动来了便受到“特别关照”的他平日里并不乏示好者,喜欢与之搭帮干活的男女老少趋之若鹜,因为这样能让枯燥无味的农活不知不觉便一天干上了头。

然而,身为儿子的我却没有这种崇拜,回忆起来自然也鲜有与之屈膝谈心的和谐生活画面。太过相同的刚强性格,太过沉重的生存压力,将两个男人铸成了两块同极磁铁,不相称的责任担当挤掉了温馨柔情……在我心里,他的“图嘴巴快活”“害”了自己,一个老工人竟然和“右派分子”为伍走到了“党的对面”,带挈一家大小也毫无选择地进入了炼狱,六口人流放到无片瓦遮盖的穷乡僻壤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不说,而且日日还须沉浸在无端被人轻蔑欺凌的蹂躏之中!“狗崽子”的我尽管读书成绩始终名列前茅,却没有资格跨进高中学校的门槛……尽管如此,他却始终不改仗义执言抱打不平的爱好,从不思考一时的冲动行为会给自己和家人带来多严重的不良后果!

我们间于是常常相对无言,乃至于最后的离别都没有平心静气的语言交流!上访者的他相信昭雪沉冤的曙光已然初露,而近身催问才能加速推动处置进程。充当阻止者的我却不以为然,相信大如天的个人冤屈在办案人眼里也等同于麦田里的一刁麦穗,既定程序是不可能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千里迢迢的叨扰除了劳命伤财外,不存在太大的积极意义。因此,在得知他悄然在一个曙色未熹的绝早独自踏上了广东寻梦之旅后,我的反应依然只是一幅无可奈何的神情,丝毫未想这意味着什么,更没想到这竟是他和我、和这片土地所作的诀别!

后来母亲告诉我,父亲临走时其实交代的最多的话就是有关我的:“老二脾气像我,言语上有什么不对你也不要和他计较,一定要好好带大他的孩子,看得出他的孩子会有出息的!”此后十数年,母亲也果然伴随我们一家从农村到城市,为一大家子人的饮食起居呕心沥血、忘我付出至生命最后一息,尽管其间少不了和当儿子的我常常生气涕泣。

大田里一片片比菊花更明艳的黄色油菜花和紫色蚕豆花、绿色麦毯连缀一体,经细风疏雨濡湿成一个静谧世界。看着已经是博士、硕士的三个子女在爷爷奶奶墓前燃点香烛纸钱,回想着父亲的遗言和母亲的音容,我忽然之间心头一热,两眼扑簌簌滚下思念的泪水。

我禁不住想那一住二十年破漏的家,想那虽穷苦饥寒却一家抱团的日子,想唠叨爱我的母亲和有爱不言的父亲……听乡邻赞口不绝母亲当年的好针线活,听老人感叹回忆父亲的铮言逸事,吃饭时眼前浮现出母亲做出好菜后自己不动筷子,只微笑着看我们狼吞虎咽的画面,睡梦里萦绕父亲摸黑数十里之外,从我肩上卸下板车背带前行的镜头……似乎任何一个不经意的碰触,都能引动我潸然泪下……

我并不相信世上真会有鬼神,也不敢肯定烧香烛纸钱和祭奠跪拜真的能让在天之灵享受抚慰……但是,我却很愿意尊重这千百年来生生不息的风俗形式。父母把我们带到这个世界上,无私无尤地喂养和关爱我们长大,油枯灯尽后一无所取地撒手而去,让我们体验了百年人世间的风霜雨雪喜怒哀乐,这无疑是一种难得的缘分和幸运。在他们悄然远去后,有一种方式能寄托哀思和释放人生体悟的真实情感,实在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明白了这一点,觉得真应该感谢老祖宗们的智慧!

我不知道孩子们的心里在怎么想,我也不想去探究了解,他们都是高学历的知识分子,自然对清明节祭扫祖墓各有自己的见解。我只有默默无语地带头完成约定俗成的程序:虔诚地烧着冥币,虔诚地在坟前跪拜着……心里头由衷地祷告说:但愿真的有来生,但愿安息地下的父母亲真的还能相见,如果有那一天,我一定会好好孝顺二老的,起码比这一世会更尽心竭力!”

有兴致读这一篇文字的人一定隐隐感觉得出,父母亲叶落归根故乡返湾之后,也带挈我越来越眷顾这爿掺合了人生酸甜苦辣的土地。

流逝的岁月的确有着不可思议的磨砺、销蚀作用,不仅能疤愈深切及骨的创伤,甚而能淡化痛楚的记忆感觉……因此,当年搬家南离时暗暗决绝的态度渐已不复存在,转而不知什么时候起滋生了南燕北归的念头——告老还乡、乐享田园、伴守父母魂灵颐养天年!

然而,无奈的现实无声地告诉我:这转而滋生的念头或许只是一个憧憬,根本不宜于付诸实施,返湾成了一个正快步走向消亡的村庄!

从来都不少于五六十处星点升腾的袅袅炊烟,风流云散得已不足三分之一;曾经不下三百多口子俊壮俏妇、泥童杖翁的嘁嘁喳喳麇集地,凋蔽零落得只剩下凑不满百的老弱病残,连呱呱儿啼、嬉戏叱呼声都稀缺得难有耳闻!

一座兀然出现在曲堤弓背和公路弓弦间的火力发电厂悄然改变了历史沿袭的交通路径,也将偏安一隅的返湾渐渐边缘化了,几乎再看不到什么陌路人或者外来车辆绕行经过这蜿蜒汉江最廻屈的折冲角落,商旅游人、箪食壶浆都因电厂的宽阔马路和笋立建筑调整了自己的行动方向……

客观的说,绝大多数农民其实并不存在文人描摹的故土难离情结,一定程度上来说,恋旧甚至远不如被流放受苦才涉足这劳什子地方的我!究其原因,大约是一辈辈汗珠禾下土的记忆垒筑都是辛劳贫困,都是不堪回首的可怜可悲处境……

三面红旗高举的人民公社时代自不必说,那时一个年轻棒小伙子脸朝黄土背朝天苦力干活一天的报酬是记十分工,而十分工的价值在大多数年成里不过是二、三角钱而已,这还是等到年终决算时才可以得到的说法!棉产区一年一度秋收入库的季节本是一幅美丽画面,白云浮远盖一般的棉垛车拉肩担移往采购点后,吧啦吧啦算盘换来的就是以质论价后的钞票数字。可是,统共可以采摘七八茬的棉花在售出了五六茬之后,到农民手上的却还只有条子没有钱,农业税、公粮、兴修水利负担、大队行政摊派以及生产费留存等等之类的扣款,让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农产品收入变成了一笔不能吃不能用的账本记录。所以,一个生产队几占三分之一的家庭干了一年后,因为夏秋两季分配的口粮和藁杆柴火便成为了超支户;一些拥有七八个劳力的大家庭,至多也不过三几百元的所谓分红,连国家供应半年的返销粮也难以去粮店购买回来……

改革开放分田到户后可谓真发生了变化,因为政策规定免交什么农业税、公粮、水利工程负担、行政摊派等等之类了,甚而破天荒按田亩数量发放给一定金钱补贴。这就是说,农民如今不仅种啥收啥都全归自己了,还能多少得到一些政府资助……对比之下不言而喻,心头上不觉大舒了一口气:几十年承担的回家农田水利建设压力,终于卸载了!

然而,这一迟来的变化并没有阻止住纷纷逃离农村的脚步,新一代的农民几乎都笃定同一个价值评判:跳出农门就如鱼跃龙门一样,昭示着人生内容本质上的升华,因此能不能实现这个跳跃简直就是有没有出息的象征!

不能说这是他们的盲目向往,运锄侵晨起、披蓑半夜耕的陇亩生涯的确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辛苦劳累,它是“人牛力俱尽,东方殊未明”的殚竭,是“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的煎熬,更要命的是,它的付出和收获在很多时候并不是等量交换关系!对此我有过刻骨铭心的体会:经年高强度的体力消耗往往换来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回报,风不调雨不顺的天灾可以轻而易举让一切精耕细作等同无用功!

“嗷嗷万族中,唯农最辛苦!”唐白居易于一千数百年前发出的叹息今天并未发生根本性的转圜。不仅如此,这种辛苦除了回馈贫穷外,还给他们带来了另外的不堪:在社会大众眼里,他们等同于愚昧、落后乃至鼠目寸光的乌合之众。

返湾电厂带来的环境改变打乱了这里的传统生活方式,而且打乱了传统的耕作收获内容——种瓜得瓜的千年真理忽然在这里被否决了:城市人爱吃本地人爱种的老鼠甜瓜只恣意跑藤、开花却不再结瓜累累了,这让一向靠此贴补家用的许多种瓜人再无用武之地。

与此同时,伴随共和国从小到大逐步完善的萧家湾学校也忽然师去楼空了,计划生育加上去往电厂打工的追梦者带走了自己的孩子,让这里耳中不绝的朗朗书声渐渐稀薄了下来,使得自湾子诞生后便不曾听说过的景象开始出现——学生生源渐渐不足了!

这一情景的萌生,让有关单位断然采取了行之有效的对应措施,悄没声地撤掉了这个整整存在了一个甲子年代以上的完善学校……道理很充分,非如此不能确保证教育资源产生最大化的生产效益。

于是,更多的家庭不得不加速了背井离乡迁往电厂栖身的脚步,否则自己的子女就得一改他们以前的历史习惯,起早摸黑跋涉到远方读书……

奇怪的是,湾子里本来举目可见的耄耋老人也以惊人速度随之消失了,这一消失和孩子们的离开不太相同,是真正意义上的无影无踪……不,不只他们,连比我年龄大不了多少的昔日农友,也十之六七消失了,上赶着去了我爸爸妈妈的那个世界……没有人能说得清这是什么道理:家家户户都说现在吃的穿的条件比过去好转了,可是这里人的寿命竟朝缩短处趋之若鹜了!

这些依辈分或可称作爷爷、奶奶、伯伯、伯母、叔叔、婶婶、姑姑、爹爹、哥哥、姐姐乃至侄子侄女的一大溜社员伙伴,平心而论过去和我家基本不存在情感上的亲昵友爱之类,然今天回眸起来意识到再没有了谋面的可能,曾经一起生产生活的画面就禁不住会糖葫芦串一样地浮现眼前,音容笑貌仿佛也能在任何一块大田里随手可拾……想想随着这爿水土的沧桑尘掩,如我一样的这些芸芸众生仿佛天降的雨雪风霜一样,一阵飘浮过后便完全不着痕迹于世上,不能为之不生发出唏嘘感慨……

似乎只有与他们相濡以沫过许多时光的大堤、河滩、阡陌,望去不仅风貌依然,而且衍生的草木还呈现出了从未有过的葳蕤……由于原本靠庄稼藁杆和灌木野蒿作烧柴的各家各户都使用上了液化气,种地也都觉得施用化肥比较简单省力,不再有人收集猪牛家禽的排泄物沤制农家肥,荆榛荒茅便自然进入了一个空前自由的勃发时期,农田外的每一个角落都成了它们的兴盛王国。

“远近翠岫敛暮烟,游子当此独悠然”,面对这青茵生发的无拘无束和清冷寂寞画面,假如蜿蜒如蚓的烟笼长堤有知的话,真不知道是应当为之高兴还是悲叹……没有了放牛娃的碾草嬉滚、没有了披蓑翁的眯眼烟袅,没有了歇憩汉的纷喧打趣,会不会从中沁觉到丝丝缕缕言说不清的寂寥惶惑?

尤其天高高、夜沉沉的仲夏之夜,仰不再见明星炯炯银汉矗矗的穹幕,侧不再闻芭扇扑啪、木屐滴答、竹床哑扎、草席窸窣的流韵,纳凉坐三更、消暑苦夜短的怨嗟悠叹都被岁月风雨荡涤得无踪无影,昊空昏月下惟余寂默无言的流萤珠露……

  可以想见,无需太长时间,一望一怆然的荒凉不但会让这里演变为没有人声犬吠的世界,而且会不露端倪地掩埋掉一度滋生过的所有鲜活故事。和无数历经沧桑的土地一样,不再会有任何时间荧屏上的回放片段!

如此一来,随着我和太太的老去和尘落异域,就算步父母亲的后尘同上天国,恐怕也难得团聚了!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