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鸦涂罢任浏览

“乘兴轻舟无远近,旅梦渐逐杜鹃飞”一尘屐痕,一缕悟兴,信笔抹来也是定格的人生断片

 
 
 

日志

 
 

踏莎行草过青溪  

2010-08-28 15:53:41|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踏莎行草过青溪 - 晓月 - 寒鸦涂罢任浏览

 一钩玉月如镰,一碧新草如茵,一曲潺湲如练,一习清风如韵……就在这隔水听异调的边陲一隅,一对已不太年轻的情侣依偎在荡漾秋千上悄语。夜幕环罩的不远处,是蛰吟漏声的俄罗斯族几舍烟村。

这是一个名叫额尔古纳的边境小镇,距离海拉尔市区不足一百三十公里,“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的中俄额尔古纳界河不辞昼夜地淌过这里,不事雕琢地将之梳洗打点成了一个勾魂摄魄的特色所在。

被誉为世界三大草原之一的呼伦贝尔的确有着独具一格的迷人之处:“呼伦”和“贝尔”两个涵虚混太清的镜湖伸延出成百上千条血管一样的溪流,将一亿多亩草场,两亿多亩森林连缀润泽成一块天工巨毯,铺排出一幅蓝天云蒸霞蔚、绿海牛羊流弋的生动画卷……盛夏7月如焰如炽的火云毒暑似乎丝毫无干她的宁谧清幽,融石焚空的热烈经过无垠旷野的蔓绿濡染后,悄无声息间便冰消瓦解为沁人肺腑的爽风凉涌,让逃离郁蒸之苦奔寻而来的四方游客流连忘返不欲离去!

    五年前的同样这个季节,我曾和两个湖南作家经呼和浩特去了毗邻包头的希拉穆仁草原……那本来也是一个兴致勃勃的长途奔袭之旅,为的是补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一个遗漏和不足:神州大地的名山秀川、瀚海大漠、江河源头、文化胜地都先后深深浅浅留下了在下的几许屐痕,唯独一笛清风绿满川的大草原一直不曾亲近,孩童时即熟读成诵的“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诗句也就数十年一日如缥缈恍惚的梦境一般,无法在脑屏上生动活泼起来……遗憾的是,此一番了偿夙愿的印证非但没能获得满足,反而更加深化了一个挥之不去的情结:无论如何还得重蹈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草原之旅!希拉穆仁简直颠覆毁坏了我心中对那碧芜世界的美好憧憬,它实质上已沦落成了一派“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戈壁!平畴枯萎残根稀的苍茫野际之上,除了刻意打造以招徕游客的星星点点毡房群外,几乎牛羊不见、牧人迹杳!
    这绝非作家的意气夸张之言,一对来自鄂尔多斯的老年夫妻可以为这说法作证:呼和浩特连接包头的广袤地域都与他们的家犄角相望,两人却依然不辞劳顿千里迢迢跻身入我们的队伍,其最大的动因便是——完全雷同我对草原的感受认识!尤其有趣的是,那老太太还义无反顾成为了旅行队伍中公认的“萧粉”,凡在下伫足拍照的地方,她一定亦步亦趋指令老爷子如法摄下自己的倩影……生活在草原怀抱之中而孜孜不倦寻觅它方草原,逐牛羊追牧影的盎然兴致更甚于南方的都市居民,其行为取向大可一斑见端倪。

“父亲曾经形容草原的清香/让他在天涯海角也从不能相忘/母亲总爱描摹那大河浩荡 /奔流在蒙古高原我遥远的家乡/如今终于见到辽阔大地/站在这芬芳的草原上我泪落如雨/河水在传唱着祖先的祝福/保佑漂泊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游走徜徉在这诗、歌孕育的地方,神驰的思绪油然如深情婉转、叙诉衷肠的曲调一般,遏止不住地荡漾、流淌开去,四溢在风花有态、牧草无垠的蓝绿天涯深处……来时不无浮躁的心境,霎那间也豁达敞亮空空荡荡起来,顿觉自己如澎湃大海中的一叶舟楫,正追波逐浪于浩瀚磅礴之中,甚至自身也化作了一幅大风景中的点缀动色!

仰望天穹,蓝!蓝得心动!伴拥着团团簇簇的洁白云朵,仿佛一面硕大镜子下的草原和羊群映照……略感差异的只是背景色彩有些深浅区别而已!不过,这完全可以用一个物理学方面的现象解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极目四顾,近!近在咫尺!天幕的垂幔依稀降落在草地不远处的周遭,一眼看去完全不必驱车驰马,仅凭双脚踏莎行草过青溪就能亲近触摸了!

就是在这种无可拒绝的诱惑下,我们从一卷画面伸展往另一卷画面,愈陷愈深地涉足了这号称中国最美草原的风情内涵……尽管占总面积80%的天然草场已是平野丛蒿短, “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葳蕤基本不再,但是召唤的魅力依然无法抗拒:蓝色的根河九曲十八弯,无声无息地融入一块数平方公里的湿地,竟那么切合宋人张耒诗句的意境:“暖日晴薰草,清淮阔浸天。”而与达赉湖万顷相连的碧绿草场、金黄菜花、葱翠麦地更是恰到好处地参差夹杂,天工地造成和谐涂抹的色块拼图,其间还涌入一缕又一缕天地为家、自然为食的撒欢生灵,任谁看了也是不会无动于衷的!

和旅伴倚坐在清风荡漾的烟空绿野之中,恍惚间真有浮浪拂涛的感觉:眼前那一碧万顷的绿浪变幻多姿,不仅有鳌涌洪波的起伏跌宕,有云映水天的蜃光波纹,更廓然而出一道挟风带潮的横亘浪堤……越过浪堤,前方又是一碧万顷变幻多姿的绿浪,于日浴金波之下浩浩荡荡挽挈另一道翠堤,无尽无止、滚腾向天边……

眼前的一切让人沉醉了,然而一个杞忧也不合时宜地悄然涌生心头:这野阔牛羊、天长草烟的苍茫世界是否也会不敌时光磨砺向希拉穆仁趋同?那鸟语林岚、川光摇影的翡翠湿地是否也会逐时尚而纤身瘦体、走向可远观不可近玩的“保护性”樊篱圈?“啊——糗!”上帝、真主、佛祖有灵,请一起保佑不会一语成懺!我慌忙不住地遥对着哈达系在苏德上的突兀敖包虔诚祈祷……

  评论这张
 
阅读(576)|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