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鸦涂罢任浏览

“乘兴轻舟无远近,旅梦渐逐杜鹃飞”一尘屐痕,一缕悟兴,信笔抹来也是定格的人生断片

 
 
 

日志

 
 

千里汉韶一笛风  

2010-03-19 16:55:4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里汉韶一笛风 - 晓月 - 寒鸦涂罢任浏览

 “不见云山路,时闻樵斧声,暮云偏自急,相伴沿溪行。”骑马乘车的男女都不得不离鞍下座,狼狈不堪地倚杖脚力跋涉在一线龙蛇路上……这队伍主人是一对俊美的中年夫妻,男的已近不惑之年,但依然风仪秀整,文雅有度,眉眼间透露出智慧胆识,一望而知是个腹藏文韬武略之人。他的名字叫张九龄,乃大唐开元盛世之诗坛领军人物,由于词采清丽,情致深婉,独具一种“雅正冲淡”的神韵,所以不但天下文人中激赏者众,连天子唐玄宗都一度自称他的“粉丝”一族。不过,他此刻的处境却不太妙,正携妻子颠沛流离在挂冠返家回韶州的山深水寒途中。该同志本来是一位富有革新创造精神的左拾遗内供奉,胸怀坦荡、刚正不阿,却与主政的宰相大人姚崇无法相濡以沫,不可妥协回旋的爽直品性使他一气之下向天子呈上了“病归故里,孝养其母”的辞职表后,便拖家带口经商洛抵湖北,开始了渡长江、历湘衡、翻越南岭的山驿舟行。仅这荆楚南粤一途,便餐风露宿一月有余……

非常明显,这一并非出自“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初衷的跋山涉水行动是浸透苦涩的,然也正如《周易》所言:“天地盈虚,与时消息”,给这域不毛之地却带来了水击波起的振兴变化。

年久失修的大庾岭古道满目棘阻藤横:“以载则曾不容轨,以运则负之以背”,甚至比穷荒绝漠鸟不飞的塞外沙碛更加险峻难行,与盛唐中国的经济文化发展形势格格不入!一路脚踏实地的张九龄因此愈前行便愈感受痛切,本来与宰相大人的恩怨也立即让位给了“处江湖之远不忘其君”,一道请开“大庾岭新路”的表章于是迅速从蛮荒的韶关驰向了长安……在得到唐玄宗钦命批准后,自己又夙兴夜寐事必亲躬,历时二年于丛山峻岭中开凿出一条长30多里、宽5米多的新通途,南接浈水下广州,北接章水入赣江,过长江,经大运河,达京城,使海上丝绸之路与陆上丝绸之路连接在了一起!自此,一直梗阻的南北交通大为改善,灿烂的中原文化由此道传入南粤,岭南地区的“齿革羽毛之殷,鱼盐蜃蛤之利”也畅通全国发挥了“上足以备府库之用,下足以赡江淮之求”的重要作用,仿佛春风染绿一样促进了岭南地区政治经济发展和与内地的文化交流。

不仅如此,这一迥然不同的人生历练还从质地根本上升华了他的文化思想:一种朴素遒劲、温雅醇厚、哀怒无痕、圭角不露的独特诗歌风格经锤炼得以形成并渐渐炉火纯青,成为一扫六朝以来诗歌绮靡之风的领异标新旗帜!对此,连诗圣杜甫都禁不住在自己诗作中钦敬赞道:“诗罢地有余,篇终语清省。”传颂至今的“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等束生名诗佳句,探根究底起来几乎无不与之息息相关、血脉相连!

一个世纪以后,这条崎岖古道上又出现了一位年逾五旬的大文人韩愈,尽管此时伸延眼前的已是一条“坦坦而方五轨,阗阗而走四通”的路径,他率领的队伍还是在汉韶之间盘桓达四五十个晨昏之上…… “山林渺渺常回首,儿女纷纷忽满前”,百十口子扶老携弱挈妇将雏的心头焦枯增加了蛮荒之路的阪峻曲阻,驱昏追晓也只能是人如冻蚁踯躅了!不过,千里之遥的颠沛流离和风雨沐浴,同样没有白白亏待这位思想家兼文学家,不仅磨砺强化了其治国平天下的胆魄意志,更一路催生了其立身行道的深刻思考……诞生于后的唐宋新儒学五原学说,叙述作者半生经历的《县斋有怀》、《叉鱼》、《刘生》、《杂诗》和系列名篇《燕喜亭记》、《五箴》等等,几乎都是经此淬火之后的大彻大悟之作!因此后人也有诗感慨曰:“民知礼义自公始,贞元迄今垂千年。迩来风俗皆移易,草木郁葱山娟娟。”叙述的便深蕴这样一个认知!

远岫碧色在,驿路人未央。当一个笔名晓月的蠹书涂鸦者也频频往来其间追觅先贤的足迹体验时,千年风霜已经修葺一新了这条千里古道的内在形式和基本内容……通衢两端的武汉和韶关依在,代足工具却从鞍马屐齿生生化作了铁轮飞旋的火车,于是那行穿便有了大相径庭的内涵:老前辈月亏月盈两轮回的餐风露宿行变成了后来者区区两日、一天、甚至仅仅一个晚上的坐卧之游,迢迢遥遥的跋山涉水盘磴陟冈基本上可以在南柯一梦后宣告完成,因此上连“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实质领悟也是非同感而语了!不止如此,那嬗变忽然之间还有了石破天惊的延续......二十一世纪第九个年末的一天,那原本水阔风惊的危路遥途竟两三个时辰就可以归去来兮了!

一个思想认知自然而然也在这追寻途中冉冉升起——不仅古人所云“寸金难买寸光阴”的时间可以实实在在地花钱买了来,连“江山积叠归程远”的大空间距离也可以人为轻易压缩成短短的一小段了!

不言而喻,这升起在同一路径上的后人新见解或许不合适和两位前贤的思想理论相提并论,但之下相比却是在缩至五百分之一的时间和短至瞬间可以两头触摸的空间里脱颖而出的,因此上虽然不敢妄自称大,自忖起来也禁不住有一种里程碑之类的发现感觉......哈哈!

千里汉韶,魂梦穿沿,一笛清风,沧桑历路……无尽的岁月流淌,无尽的风流更替,充填其间的难道不正是这些点点滴滴么?

 

  评论这张
 
阅读(582)|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