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鸦涂罢任浏览

“乘兴轻舟无远近,旅梦渐逐杜鹃飞”一尘屐痕,一缕悟兴,信笔抹来也是定格的人生断片

 
 
 

日志

 
 

画师、史官之乱弹  

2008-02-09 20:29:5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念初中的时候,我读过一本书名叫《叶尔绍夫兄弟》的苏联小说,其间一个人物讲述的一个故事让缺乏深刻思维能力的我第一次懂得了什么是真正的“聪明”!故事的内容大体上是这么杜撰的,一个国王要为自己留下一幅流传后世的画像,于是招来了宫廷里最声名遐迩的美术大师,当面下达了一个相当严肃的“圣旨”:“咱国王是很圣明的,青史流长的画像自然也是必须真实的、能充分代表本人的!所以画出来的作品除了要有一定艺术性之外,更重要的是符合人物现实。违背这个原则就犯了欺君之罪!下场是‘杀无赦’!”可是被招来的宫廷第一画师却为难了:“真的能按照人物真实情况不偏不倚表现出来吗?这国王可是个百里挑一的丑八怪呀!一只眼好一只眼瞎不说,那粗细不均的两条腿还一条长一条短……要是就这么描到了画布上,绝对比中国画中的钟馗更让小鬼看了胆颤心惊!国王虽然口里说是要符合真实,但爱美毕竟是人的共性不是?”几天之后,斟酌再三的宫廷第一画师终于信心百倍地交上了自己认定的完美之作——一个从头到尾都无可挑剔的美男子国王!可是结局遗憾的很,画师被立即拖出砍了头,罪名是有目共睹的:制假贩假!国王并没有被阿谀献媚弄昏自己的头脑!

被招来的宫廷第二画师是个善于总结经验、不拘泥于官场一成不变作风的艺术家,他的作品不仅完全尊重了艺术和生活的真实,而且展示了还原作品主人翁于栩栩如生的功底!可让人莫名其妙的是,他同样被拖出去砍了头,而且连罪状都没有宣布。国王只是用了一个“卡嚓”的手势就把他了结了!

面对两个同行遭遇毒手的第三个画师不得不应招来了,这一位的表现似乎更显示了“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炸弹落于侧而身不移”的良好素质。他毫无惧色地接受了任务,三天之后便将一幅作品呈上了国王宝座。那国王不看便罢,一看就龙颜大悦雀跃了起来!画像的确是无懈可击而且美轮美奂:国王双手平端一支猎枪,紧闭瞎了的左眼圆睁着完好的右眼,正在聚精会神作瞄准状。那跛了的短腿恰如其分地抬踏在一块嶙峋怪石上,与蹬地的好腿组成了一个优美有力的潇洒姿势……可想而知,这个画师不仅保住了自己的性命,而且得到了让人眼红的赏赐!

很长的一段岁月里,我一直对这第三个画师充满着钦佩甚至敬仰的情感,他既没有如第一个画师般卑鄙可耻进行指鹿为马的创作,也没有愚蠢如第二个画师那样天真幼稚地依样画葫芦,既不失其真又赏心悦目的奇妙构思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其绝顶聪明的展现实在达到了无人企及的地步!

然而,一本《春秋左氏传》却在某一天早上彻底颠覆了我的认知。那是一篇关于崔杼大夫谋杀齐庄公后的史官史话文字:“齐太史书曰:‘崔杼弑其君。’崔子杀之。其弟嗣书,而死者二人。其弟又书,乃舍之。南史氏闻太史氏尽死,执简以往,既闻书矣,乃还。”我被这记叙震撼了:这中国史官之品德比起那外国画师来说似乎不是同一境界可语了,他们才是值得顶礼膜拜的先贤大德!

平心而论,用文字曲笔去掩丑扬美是绝不比用线条色块遮瑕显瑜困难的,齐太史四兄弟不是不能以这样的方式保全自己而是根本不屑为之,即使因此三个哥哥命丧黄泉,那老四依然以前赴后继的大无畏精神秉笔直书了“崔杼弑其君”同样文字!也正是有了这兄弟们不屈不挠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行为,才逼使崔杼不得不放下屠刀听任记之流传至今!不仅如此,与之只是同行而已的南史氏以为齐太史一家四兄弟皆为此事殉难,还专门执简以往准备继承遗志,只是得知终于记入史册后才放心返归。难道这种为说真话视死如归的取向不才是真正动天地泣鬼神的“无人企及”吗?再以那三个画师比照起来,难道不引发我们在价值判断上的比较深思么?别的不说,倘若齐太史的四弟抑或三弟也如那第三个画师一样,其留下的史记岂非也如那张看了依然不识人物本来面目的画像一样糊涂?

由是,曾经的钦佩和敬仰忽然如春后的冰塔一般轰然倒塌了,心目中的三个画师和齐太史昆仲四杰仿佛草芥与高山,基本上成为了不能等量齐观的画面内容!三个人的三种画法无论高下,其目的性其实是完全统一的,即争取苟全性命于世也,是一样斤两重量的!再思之,第二个画师客观上总还算刻画了人物本来面目,没有昧着良心干出欺世盗名的勾当来,多少可赢得一些后人的不平和肯定。第一、第三两个画师却真正是可鄙可杀的,他们俩的下场虽然大相径庭,但处心积虑的结果是一模一样的:“帮助不像人样的国王留下一幅像人样的画像!说到底,这不是助桀为虐‘又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还是什么?”放眼观察一下当今社会,我们的一些地方、单位之所以违法乱纪横行、贪官污吏不绝……除了作恶者本人的主体原因之外,环绕其周那些可进言可监督可掣肘可反对的人乐当“第三个画师”而拒当“第三个、第四个齐太史”,难道不也是因素之一吗?

  

 

                                      

                  

  评论这张
 
阅读(4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