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鸦涂罢任浏览

“乘兴轻舟无远近,旅梦渐逐杜鹃飞”一尘屐痕,一缕悟兴,信笔抹来也是定格的人生断片

 
 
 

日志

 
 

风雪夜归人   

2008-02-09 19:53:0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伙计们,怎么搞的?一个多钟头了还没过一趟车,出什么事了?”值班室的门帘忽地一扬,一句话先冲进来,接着,寒流挟裹卷入一个衣冠不整、赤脚趿拉着鞋的男人。

刘弼祯大车已经退休好几个月了,可是有板有眼的新生活节奏依然一点儿不适应。日出而起,日落而卧,一日三餐基本定时,连串个门斗个嘴也都有着时间规定,生活真他妈太规律了!他愈来愈怀念起那掺和自己几十年最火红年华的日子。他如今经常奇怪地问自己:为什么过去总是羡慕像今天这样的机械化模式生活,现在却觉得还是过去那种完全没规律的日子才有意思呢?是得到的永远不如得不到的好?还是人老了要求也会跟着变?

17岁学丢煤,19岁当副司机,23岁正式开车。年复一年的酷暑严寒、白天黑夜、阴晴雨雪都随着车轮的旋转碾过退色了。那时节,一天二十四小时什么时候叫班就什么时候走,吃饭睡觉也是什么时候都可以开始,什么时候都可以结束,根本就不知道昼夜有什么分别,生活还存在有什么规律。其实,那本身不就是机车乘务员最独特的生活规律么?

他的生日很巧:农历腊月三十。他的跑车运气更巧:近二十多年来几乎年年除夕都出乘。往往是过完年初三才归家。巧得不能再巧的是去年春节,按计划排班无论如何要初一以后才走,因此全家隆重地将团年饭和他的生日宴联合在一起操办,儿子女儿孙辈济济一堂。可是,就在他乐不可支地刚刚咬开那瓶“五粮液”盖子时,叫班的鬼使神差地赶来通知了:一连6个机班的人病倒了,刘大车准备上班!当时他那个气呀,酒瓶重重地朝桌上一顿,碗筷匙碟一齐跳高,吓得正在拿着筷子玩的小孙女“哇”地一声大哭,手上一划拉,将那瓶琼浆玉液“啪”地碰到了地上,溅起了一屋子又浓又醇的酒香……

“病病病,他妈的一个个迟不病早不病,偏偏大年三十就病了。你回去告诉他们,就说我也病了,刚得的癌症!”对着叫班员的后脑勺他气急败坏地一阵乱嚷,慌得老婆一边急急地用手堵住他的嘴,一边点头作揖不住祷告:“菩萨保佑,菩萨保佑,我们老头子是气糊涂了胡说八道的,不能作数!不能作数!”然而,待叫班员身影刚刚消失,他立马就站起了身,一边拾掇起上班的东西一边咕咕嚷嚷骂着说:“他妈的,倒霉透了,机车乘务员真不是人!明年退了休,老子一定要好好地享受享受,通通的补回来!”

目前,他真退休了,可无论如何也没兴趣去补回那失去的一切了。在他现在看来,往日那种毫无作息规律的循环上班、下班、吃饭、睡觉、洗澡、学习……才是真正有内容、有趣味的生活:家里、车上、公寓不论场合都呼啦啦饭吃得饱,热也好冷也好不管什么时候要睡都呼噜噜睡得香,尤其是手攥着硬实实的闸把,看着车头按着自己的意愿乖乖地运作,心里头真是说不出的充实、熨贴……而现在,菜用碟饭用碗再不是满满当当混装一饭盒了,吃起来根本没了当年那种胃口。抓惯了闸把的手盯惯了红绿灯的眼睛除了侍弄花花草草和欣赏别人驾驭铁龙外,似乎再没了太大的作用。特别是夜里躺在床上,半宿半宿合不上眼,只能侧耳倾听站场上来来往往的汽笛鸣叫声、车轮碾压声、撂闸制动声……还有什么可享受的呢?

今天,午夜剧场结束刚刚入梦一会,他就被一种异乎寻常的寂静惊醒了:“怎么回事?线路上怎么没有了轧轧的车轮声,没有了呜呜汽笛声,连音波一样的振颤也感觉不到了?”老伴发现他浑身冰冷呆坐着发傻,一面生气地骂“神经病”,一面把他往热被子里捂。他却对老伴的举动毫无反应,三下五去二套上衣裤趿拉着鞋就拉开了门……

“什么?北方下大雪填死了道岔要除冰,车全部都晚点?”听了值班员的回答,他松了一口气,又重重吸了一口气,终于一掀门帘又跨出门去。

东方露白的时候,我交班出了门,发现他一动不动还站在寂然的线路上,头发和上衣都落了一些白。在想什么呢?我揣摩不出,也到底没上前去问他。我寻思:此时此刻任谁去询问,大抵都不可能了然的!世上的事,难道都是语言说得清的么?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